中文小说网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恐怖灵异历史军事网游穿越科幻侦探传奇竞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学
  复制阅读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说网 >> 传奇 >> 陆贞传奇介绍页 >> 陆贞传奇列表页 >> 第61章 尾声

《陆贞传奇》 第61章 尾声 作者:张巍  txt下载  章节列表  繁體中文



第61章 尾声
  三年后,北齐御花园。
  一身便装的高湛坐在亭子里,静静地看着远处,那里,已经三岁的小高纬正开心地在花丛中摘花,很多名贵的珍品都牺牲在他的手下。
  看着他纯真的笑容,高湛不自觉地扬起了嘴唇。
  三年,三年了,没有仔细想的时候,真的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三年,阿贞,你知道吗,阿纬已经学会走路了,也会说话了,他和皇兄一样,有着轩昂的眉眼,你想我们吗?为什么还不回来?
  采了满满一怀之后,小高纬就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到一个大石头旁边,那边同昌公主正用高纬摘来的花编成一个漂亮的花环。
  小高纬将怀里的花撒到同昌公主面前,两人絮絮叨叨说着话,片刻之后,他的眼睛一亮,露出得意的表情,开心地炫耀着什么。同昌满脸的不可思议,频频往这边看过来,美丽的脸上是与年龄不符的神色。
  高湛的思绪不知不觉又飘荡到了过去。当年,为了陆贞,他甚至想要杀死同昌公主,然而在新房里,他的念头便全部消除了,因为他看到盖头下的同昌公主泪流满面,嘴里塞了一块布,正在拼命挣扎,而她的双手,竟然是被绑在袖子里面!
  随后发生的事情更让他惊愕,越国夫人给了她一颗糖,她居然喜滋滋地吃起来,就像现在的阿纬一样。
  就在他诧异之时,越国夫人流着泪同他说起原委。原来这同昌公主在随母亲投河之时头部受伤,十年来神智一直如同八岁的孩子。然而此时的文帝已经病重,又不敢把同昌托付给她那些异母兄弟,只能交到他手上。为了补偿高湛,他还将南郡十城划给了北齐,并表示公主只要一个皇后名分,以后只会住在深宫,老老实实地过一辈子。而越国夫人当初如此百般刁难,只是为了给同昌立威,保住皇后的身份。
  彼时的高湛怒不可遏,可是见到同昌纯真的笑颜,却终究是狠不下心。
  “大叔大叔,阿纬……说……琉璃阿姨告诉他,他还有个干娘……那个干娘是不是就是你的夫人啊?”
  高湛的思绪被同昌的声音打断,他这才发现她已经跑到自己的身边,奇怪地看着他,她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的,很是吃力,半天才讲完,已经满头大汗。
  高湛含笑摘去她头上的草,温和地笑道:“是啊。”
  同昌公主撅起嘴,好奇地问道:“那我怎么一直没有看过她呢?”
  高湛的脸色略略黯淡,轻声道:“她只是出去玩了,等走累了,自然就会回来的。”
  是的,他一直都相信她会再回来的,因为她说过她会回来。
  多少次夜来梦回,他抚摸着那只裂痕累累的白虎,便是用这个信念支撑下去。多少次为朝政所扰,他也是用这个信念支撑下去,她为了他和北齐不惜远走天涯,如果他不好好活着,不早日成为一位明君,又如何匹配得起“陆贞夫君”这个身份?
  可是他的身体也一天一天弱下去,那一日,他同平常一样在昭阳殿召见几位重臣。说了一会儿,徐显秀忽然便道:“官窑的生意是一年比一年差了,吐谷浑跟我们三年的生意一做完,拖到现在还没有签约……”
  忠叔附议道:“是啊,陆大人不在,这个官窑,很难有什么发展,织染署也是,自从她走后一直停滞不前。”
  高湛坐在龙椅上别过头,看着窗外,其实这些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年官窑和织染署之所以可以建立起来,就是凭着陆贞的一腔热情和百般努力,为此,他还曾经和她多次发生过冲突,然而终究还是屈服。不想关闭官窑,其实也不过是他的一片私心。
  想到这里,他的头有些痛,本能地伸手揉着额角,一边说道:“她不回来,朕也没什么办法,就这么耗着吧。总归是她的心血,不能说关就关。”
  忠叔见他面露痛苦,立即关心地问道:“皇上,您是不是旧伤那又不舒服了?”
  “无妨,这几天看多了折子,有点头痛而已。朕想……”说着,他便试图着站起来,准备接下去,却觉得眼前一黑,便软在了龙椅上。
  幸好这一次并没有昏迷多久,只是一会儿就苏醒过来,此时的内殿就剩下沈嘉彦一人。元禄见他苏醒,立即令人端上汤药,他接过来喝了几口,才苦笑着说道:“朕才三十出头,可这身子,却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沈嘉彦看着他片刻,这才沉声建议道:“皇上,您也该找个照顾你的人了。”
  高湛蓦然又想起陆贞的脸,挥了挥手道:“用不着。”
  沈嘉彦试着劝道:“皇上,阿贞她去了西域,也不知道哪年哪月才有消息……”
  高湛立即打断他的话,坚定地说道:“她说过要回来的,我相信她,就算等一辈子,我也愿意等。”
  沈嘉彦看着他憔悴的面容,手里的汤药已经洒掉大半,眼眸里是掩饰不住的思念,那眼神与陆贞是分毫不差,不禁长叹了一口气,“世间就怎么有你们这一对痴心人?不过你放心,阿贞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闻言,高湛猛然回头,牢牢盯着他,不可思议地问道:“你……你是什么意思?”
  沈嘉彦却微微笑起,意有所指地说道:“就是你想的意思。”
  他丢掉手里的汤药,激动地站了起来,抓住沈嘉彦的手问道:“你知道她在哪里?你确定她会回来?”
  “我不能确定她一定会回来。”见他眼神一黯,沈嘉彦这才笑道:“大约九成九吧。”
  高湛喜出望外,正要说话,一旁的元禄已经听到声音走进了,看到地上的碎片,大惊,“皇上,这药……”
  沈嘉彦笑着代高湛应道:“灵丹妙药就要回来了。”
  沈嘉彦的九成九在数日之后传到了高湛的手里,他的灵丹妙药已经在回程路上。可是他等不及了,一听到快要接近京城,就立即先一步到京城十里外的长亭里焦急地等待着,等待远方的尘土扬起,等待那嗒嗒的马蹄将他的灵丹妙药带回来。
  终于,终于让他等到了,在许多次空欢喜之后,朝思暮想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在他已经有些绝望的时候,那温柔的声音在身后轻轻地响起,带着疑惑与不确定,“阿湛?”
  他的心如万马奔腾般无法平静,身体却僵硬着,缓缓转过身,对上那双晶晶亮的眸子。
  她亦是静静地看着他,三年,一千一百多日的思念,无数次梦境里的重逢,无数次她以为相见只能在梦中,无数次在见到他的梦里,她总是让自己睡得久一些,更久一些,甚至愿意一觉不醒。可是还好,她苏醒过来,否则如何能真的重逢?
  她的眼睛湿漉漉的,纠缠着他的目光,呼吸已然无法平稳。良久,才见他笑起,就像三年前的那次争吵,他张开了双臂,朝她说道:“阿贞,这一次,换我跟你说:欢迎回家。”
  她的泪水径直滑落,身体动了动,他已经飞身过来,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过了许久,高湛才松开她,迫不及待地带她回宫。
  而回宫的第一处,自然是她在青镜殿的房间。
  回到阔别三年的地方,陆贞生出一股久违的感觉,房间里的东西都没有变,梳妆台上一尘不染,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茶杯里面的水还是温着的,仿佛她从未离开过。
  她的眼眸里泛出泪意,轻声呢喃,“这里,好像什么都没变。”
  身后的琉璃早已经开心得泪流满面,“大人,皇上自从您走后就一直住在这里。他从来没有去过别的宫室……”
  三年没有去过别的宫室!他一直没有别的女人!陆贞猛然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向高湛,就见他轻笑道:“先别着急感动,我守了三年的空房,以后,你得慢慢补偿我。”
  她的泪水终于止不住落下,点了点头,又被他抱在了怀里,听他在耳畔温柔地询问:“这次回来,你想通了?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可是依然听出他话里的担忧,只能用点头来保证。
  他欢喜地笑了,立即低声发誓,“好,那今生今世,除非你死我亡,我绝对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随即又被他牢牢地抱住。他似乎总是抱不够,自从在长亭见到之后,他便总是将她拥在怀里,仿佛担心这只是个梦,又似乎是害怕下一刻她又会远远地离开,而她又何尝不是呢?
  可是应该不会了吧,虽然曾经有无数次以为不会分开,又有无数次的失望,可是这一次,她却有预感,不会再分开了,永远都不会了!
  又过了良久,忽然听到他开口,“陈文帝已经去世了,同昌公主是怎么样一个人,想必嘉彦已经告诉了你。这些年,我一直当她像妹妹一样照顾。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们了。阿贞,我一定要立你为皇后!”
  闻言,她只是轻轻摇头,“不用了,你我之间,现在已经用不着在意一个皇后的虚名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道:“不行,三年前,我辜负了你,现在,我不想辜负你第二次。”
  “只要我们还能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阿湛,同昌公主是无辜的,她现在失去了父母,如果连一个皇后的虚名都没有了,那她还能有什么?”听他低低叹气,她温柔地笑,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脸,越过他的眉眼、鼻子,落在他的唇上,轻声说道:“我会住在后宫里,仍旧当我的昭仪,不当皇后,我会方便很多。你知道吗,这几年在西域,我又帮着北齐找了很多振兴财政的新路子,还有官窑,还有织染署,我都必须一点点全部捡起来……可这些事情,当了皇后反而做不了,只有仍旧做女官,我才能发挥自己的才干。阿湛,比起含光殿,我喜欢在更自由的空间里飞翔。”
  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子,他终于点头,笑道:“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随你。”
  是了,他怎么能忘记他的阿贞是什么样的人呢?她可是有着胜男儿百倍的才华,比男儿还要远大的心胸。
  她想要自由,他又怎么能束缚她的翅膀?只要她想高飞,他必然会尽一切办法让她欢喜,因为,他们真的在一起了,除非死亡,否则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让他们分开。三年的分离太久,剩下的时光,就让他们好好地相扶到老吧!
  而这天下,让他们一起来治理吧!
  太宁元年,北齐武成帝高湛,册封三品昭仪为一品女侍中,位同宰相,入朝听政。自此,陆贞成为华夏千古历史中唯一的一位女宰相。
  此后,北齐在皇帝高湛的文治武功和女相陆贞的全力辅佐之下,日渐兴盛,终成中土第一强国。
  太宁十年,北齐武成帝高湛因旧伤复发,英年早逝,太子高纬继位,陆贞成为事实上的北齐统治者。
  十五年后,陆贞去世,高纬将她葬入高湛的皇陵。而陆贞也因此成为历史上第一个陪葬帝王的女官。
  后来的史书上,只记录了陆大姬如何以女相的身份襄助两代帝王治理国政,但世人并不清楚,曾经有一位叫做陆贞的少女,用自己柔软的双手影响了一代帝王,并改变了中国女性整整五千年的历史……

温馨提示:按← →前后翻页,按↑ ↓上下滚动, 按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