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恐怖灵异历史军事网游穿越科幻侦探传奇竞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学
  复制阅读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说网 >> 穿越 >> 娇娘医经介绍页 >> 娇娘医经列表页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请

《娇娘医经》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请 作者:希行  txt下载  章节列表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请
  宫中马车渐渐远去,门前的晋安郡王依旧站立不动。
  王府附近窥视的视线凝聚在他身上。
  “殿下。”内侍出声提醒道,“回去吧。”
  晋安郡王似乎这才收回神转身回府中,站在府中却又是一阵出神。
  “感觉府里空了一大半。”他说道。
  其实只不过少了七个人而已。
  因为大多数时候他都亲历亲为的伺候庆王,庆王身边的长随只有六人,此时自然也跟着进宫了。
  内侍看着晋安郡王。
  “殿下,这不是挺好的。”他说道。
  晋安郡王笑了点点头。
  “没错,是挺好的。”他说道。
  一直以来,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我只是有些不习惯了。”他说道。
  算起来他们兄弟已经作伴十几年了,尤其是这三年,一个又变成了懵懂无知的幼童,一个则如同保母教养婆婆一般的伺候着。
  “殿下。”内侍含笑说道,“殿下要习惯的,如今庆王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殿下要做的不是细心的照顾他,那些事自有奴婢们去做,殿下要做的是更大的事,更重要的事,殿下可是答应过庆王的。”
  晋安郡王也笑了,点点头。
  是啊,要习惯的,就好似六哥儿变成了庆王,虽然那么的不甘不愿,但还是要习惯,如今他习惯了的庆王又要变了,所以他还是要习惯,因为不管怎么变,那都是他的六哥儿。
  “哥哥答应过,要带你去握住这天下。”
  他说罢伸出的手,慢慢的攥起来握成拳。
  “这是你的天下。现在你终于能拿到了,哥哥还要让你拿的稳稳的。”
  …………………………………….
  “太后接了庆王回宫?”陈绍皱眉说道,他刚睡起来洗漱。吃碗茶汤就要进宫去,“难道太后是要扶庆王登基?”
  “大人。这也无可厚非。”清客说道,“毕竟庆王是陛下唯一的血脉了。”
  “可是庆王是痴傻!”陈绍说道,将手中的汤碗重重的扔在几案上,“那将来谥号到底是用惠还是安呢?”【注1】
  清客愣了下。
  “我觉得应该用安吧。”他答道。
  相比于惠帝,安帝寒暑不知,口几乎不能言,更与庆王相似。
  陈绍瞪眼看他。
  “这种说笑很有意思吗?”他没好气的说道,甩袖子抬脚疾步向外。
  清客笑了笑。
  “大人。”
  他忙追上去网游之烽火狼烟全文阅读。
  “大人这种说笑是没意思。但是偏偏有人敢这样做,大人此事非同小可啊。”
  此事当然非同小可,当宫里的马车停在庆王府的那一刻,消息就已经飞快的传开了,顿时一片哗然。
  虽然有程娇娘证引雷,但那只是民间百姓看热闹,对于朝中官员们来说,此时此刻最迫切最要紧的是国事如何。
  皇帝病重随时能丧命,唯一的继承人平王也罹难,国一日不可无君。国君是谁,才是关系王朝也关系每个人自身前途的要紧事。
  “真是荒唐,难道一个傻子也能当皇帝!”
  “你才是荒唐。一个傻子怎么不能当皇帝,又不是没有旧例!”
  “休要提旧例,旧例如何,难道大家都不知道是如何吓人吗?”
  “谁也知道,现如今就看谁来当少傅卫瓘了。”【注2】
  ………………………………………….
  “看来高凌波是一心要太后垂帘听政了。”周箙说道。
  相比于外边的喧哗程家院子依旧安静。
  秦弧果然说了那句话后就疾步而去了,对于他来说,能在这里多说一句话就已经是不容易了,毕竟此时朝堂暗潮汹涌,随着皇帝的倒下。平王的罹难,多少人事关系将会变动。
  秦家在朝中虽然比不上陈绍位重。比不上高凌波权贵,但到底也是望族皇亲之后。他们家的一举一动也必然能够影响到朝堂。
  而程娇娘此时的身份很微妙,引雷对外说是为了证明平王是意外不是天谴,其实朝内上下心里都明白,那不过是为了给太后证明不是她引雷害的平王。
  但是证明了又如何?
  怀疑的种子已经被种下,暂时没有把她怎么样,是因为平王的名声要紧,待平王安葬,待太后坐稳朝堂,那颗种子再随着有心人的浇灌,必将发芽破土长成参天大树。
  “可是这关娘子什么事!”半芹忍不住说道,“又不是娘子害他们的,跟娘子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怎么能….”
  “没有关系吗?”周箙说道,皱眉看她一眼,“平王是因为认罪跪地才遭雷劈,认罪跪地是因为贵妃被陷害,记住,在太后这里看,贵妃娘娘是被安妃陷害的,安妃为什么能陷害贵妃,就是因为有了身孕,安妃为什么有身孕,是因为吃了晋安郡王送的点心。”
  婢女和半芹听得目瞪口呆。
  “原来六公子,你也这么能说啊。”婢女说道。
  周箙竖眉瞪她一眼。
  “那,还是跟娘子没关系啊。”这边半芹回过神忙说道。
  周箙哼了声,看向程娇娘。
  “晋安郡王的点心是怎么来的?”他说道。
  点心?
  那一日庆王开府,晋安郡王请娘子做客,娘子琴音净宅,晋安郡王根据娘子的口味重新调做了点心,然后拿着点心进宫给陛下,陛下又给了安妃…….
  “这也行!”半芹瞪眼喊道,“这也就成了我们娘子的事了?这,这不是胡搅蛮缠嘛!”
  周箙哼了声[综漫]也许我就是BUG?。
  “你们女人不就是这样胡搅蛮缠的嘛。”他说道,“更何况那还是一个年长的白发人送黑发人,接连失去了孙子儿子的老妇人,这个妇人自来被众人高高捧在上,皇帝都重孝从来不忤逆她,这样的一个妇人,经受了这样的打击,难道你们还指望她能讲什么道理吗?”
  是啊,这样一个丧失至亲的悲痛的又愤怒的老妇人,是绝对不会讲什么道理的。
  更况且还有高家在背后推波助澜不让她讲道理。
  “原本以为没了平王就没事了,没想到还有太后。”婢女不由喃喃说道。
  如果说平王那时候只是因为婚嫁被驳了面子而恼羞成怒,最多赶出京城打压了事,那么现在可不仅仅是驳了面子的赶出京城眼不见心不烦的小事了,这已经是不共戴天的恨意了。
  真是没完没了,一山险过一山啊。
  屋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父亲已经收拾东西了,请辞的书也写好了。”周箙沉默一刻,说道,“我也起程回西北了,正好一路送父亲他们回陕州,娇娘,一起走吧。”
  程娇娘笑了摇摇头。
  “你就别想着跟晋安郡王成亲的事了。”周箙闷声说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了,太后绝对不会同意的。”
  “不,那是小事。”程娇娘说道,一面看向门外,“只是我想现在有人舍不得我走。”
  “你是说太后他们?”周箙说道,一面半起身,“这你放心,太后他们如今还动不得你,一来引雷的事民间正声望高,二来,他们也顾不上,此时是走的最好的时候,离开了京城,回到陕州,山高皇帝远,他们真要做什么事,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程娇娘笑着看着他。
  “不,不是他们。”她说道。
  是,是那个晋安郡王吗?
  周箙咬牙,心里说道,话到嘴边还是不想出口。
  这个女人一问就必答,他一点也不想听到她的回答,一点都不想!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妹妹,妹妹。”范江林疾步进来,顾不得周箙在场,“宫里传召。”
  宫里?
  周箙一下子站起来,看到范江林身后,两个内侍在廊下站定。
  “程娘子,皇后娘娘有请。”他们带着几分客气的笑施礼说道,一面拿出一份诏书。
  皇后?
  周箙又转头看向程娇娘。
  她说的人,原来是皇后吗?
  ********************************
  注1:晋惠帝司马衷,晋安帝司马德宗,是两个智商低于常人的皇帝。
  注2:晋惠帝司马衷晋武帝的嫡二子,长子死后循例是太子,但司马衷才智低下愚傻,太子少傅卫瓘借着喝醉酒拍打晋武帝的龙座说可惜了这个宝座,借以告诉皇帝司马衷不该为太子更不该接位。

温馨提示:按← →前后翻页,按↑ ↓上下滚动, 按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