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恐怖灵异历史军事网游穿越科幻侦探传奇竞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学
  复制阅读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说网 >> 穿越 >> 万事如易介绍页 >> 万事如易列表页 >> 第七百四十九章 新年伊始

《万事如易》 第七百四十九章 新年伊始 作者:三月果  txt下载  章节列表  繁體中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新年伊始
  大年初一,新年新气象,昨晚一家人守岁到半夜也不觉累余舒清早起来就带着余小修去给家里长辈们磕头。吃了早点,裴敬带着夫人女儿一起赶了过来,一时间子孙满堂,贺老太太身为两家唯一的老人,红包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发,破了财,反而笑得开了花。
  街头庆春的鞭炮声响不停,不时有人登门拜年,多是冲着余舒来的,也有贺芳芝的友人和邻里人家,值得一提的是敬王府也派了一位管事过来说吉祥话,顺带也有敬王一幅亲笔字画,赠予余舒。
  等人走后,裴敬就和贺芳芝议论道:“想不到敬王殿下如此平易近人,实在不像是外面谣传的清高孤傲。”
  余舒心中不以为然,原先她也被刘昙的沉默寡言唬住过,直到薛睿出事,才看透他是个薄情寡义之徒,而今惺惺作态,不过是因为她有交好的价值。
  一个上午就在迎客送客中度过,饶是余舒只说几句客气话,也觉得累人,快到中午,她一直等的人总算是来了。
  昨日宁王府宴散,薛睿就和她说好了今天会来,其实按道理应该她到薛府去给薛相爷拜年,出于种种原因,才换成是薛睿来找她。
  听到下人禀报,余舒就起身出了客厅迎人,远远地就看见薛睿一身新衣新帽器宇轩昂,身后跟着两个侍从,抱着什么东西从大门的方向走过来。
  薛睿也看见了她,面上不禁挂起了笑,一直来到她面前,站住脚步,微微仰头打量台阶上亭亭玉立的佳人,只见她一袭银白底子掐腰缎袄,直筒长裙齐脚绣着一圈银红的菡萏含苞欲放,与她肩头一圈火红的狐皮帔子遥相辉映,衬得她肤色明媚,眉目动人。
  更让他欢喜的是她虽没佩带几件首饰,但那钗头与耳珰,每一件都是用他精挑细选的珠玉宝石打造的,男人大多是有这样的虚荣,希望心爱之人衣食住行都不假他人之手,他也不例外。
  两个人就杵在客厅门口脉脉传情,要不是贺芳芝出声喊人,就是站上一个时辰都不觉冷。
  “侄儿给两位叔伯拜年,祝阖家欢喜,连年有余。”薛睿一进门就鞠躬行礼,贺芳芝泰然受之,倒是裴敬摇手站起来避过了,论辈分薛睿是晚辈,但是再怎么说他都是朝廷命官,就算他和余舒兄妹相城,裴敬自知一介商人,担不起他拜见。
  见此情景,薛睿尽管无奈,却也没有上赶着认亲,免得被未来岳父和舅丈人瞧出端倪。
  在客厅坐没多大会儿,余舒就寻了由头说带薛睿去见贺老太太和赵慧,两人离开人前,总算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惜谈的不是风花雪月,而是时政要闻。
  “昨天你和我说的话,我回家想了想才明白,”余舒压低了声音说:“大提点把孔芪带走,只要一问就能辨真假,知道十公主确是死于宁王的陷阱,但他未必就会公正处理,没有玄女书和天命太骨,皇上不能选定继承人,所以要扶植宁王,一旦宁王坐实了残害手足的罪名,那这监国之位势必要换人来坐。”
  眼见宁王倒霉,她光顾着幸灾乐祸,薛睿却断定,宁王倒台不见得是好事。她本身对政治一窍不通,但在他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渐渐学会了如何审视朝局。
  “正是如此,”薛睿与她并肩行走,一手握着她,将她纤细的手指收拢进袖口,“众皇子中,唯有宁王可以独当一面,其余皆要仰仗外戚鼻息,从古至今,皇权最忌落入外姓人手,所以大提点不但不会揭发宁王的罪行,为了顾全大局,甚至要袒护宁王。”
  余舒皱眉道:“就算是大提点也不能颠倒黑白吧,如果罪证确凿,宁王被定罪,又该当如何?”
  “果真到了那一步,单看最后大权落入何人之手,那人便是妄图杀害你这破命人的真凶。或许是我祖父,也或许另有其人。”
  薛睿一语惊人,余舒猛地站住脚步,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从他那次失踪到现在,他们两个一直都回避这个问题,她虽然怀疑景尘遇险和太史书苑的凶案,都是薛凌南暗中主使,却从没有向薛睿求证,只怕让他为难。此刻面对他突如其来地剖白,让她不知所措。
  薛睿拽紧了她的手,目光毫不闪躲:“你不想让我为难,我却不能装聋作哑,之前不与你说,只因我也辨不清是非,但我知道那幕后元凶图谋已久,就是为了篡权夺位。宁王一案,你我无力插手,只需睁大眼睛看着,是忠是奸,终有定夺。”
  余舒心绪起伏,纵有疑问,也只能藏于心中——如果薛凌南就是幕后元凶,薛睿又待如何?
  她是无所谓报不报仇,毕竟她活得好好的,看在薛家对薛睿的养育之恩上,过去种种她可以既往不咎。但是薛凌南果真是个乱臣贼子的话,薛睿为了报恩,难道也要做个反贼不成!
  薛睿看得出她又在胡思乱想,轻轻掐了她手心一记,低声道:“眼下我们最重要的事,是夺取纯钧剑。”
  若有《玄女六壬书》和纯钧剑在手,他们再也不是砧上鱼肉,为人刀俎。
  ***
  正月初一,郭槐安到司天监要人,大提点没有放人,而且给出理由很正当——孔芪告发的是亲王,这已经超出了大理寺的职权范围,需要事先禀明皇上,再行审查。
  这话分别传到了宁王府和后宫,却有不同的反响,宁王愈发确信大提点是要保他,但他以为这样就能高枕无忧,那就大错特错了。
  次日,宫中就有一道懿旨送到了大提点手上,皇后娘娘下令,命司天监与大理寺共同审理三年前十公主遇害一案,务必要查明真相,将凶手绳之以法。
  兆庆帝远在华珍园养病,京城里自然是以皇后的旨意最大,即便大提点也不能抗旨不尊,只好立案侦查。
  宁王听闻消息,当即就知道是皇后与薛贵妃联起手要整倒他,他虽然暗恨咬牙,但也没有坐以待毙,当天夜里他就造访了司天监,与大提点一番密谈,内容不得人知。
  正月初三,孔芪正式移交大理寺关押。最多三日过后,搜集证据,便可开堂审理。这世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何况有人故意声张,不出三日,有关宁王设计十公主遇害,再嫁祸给薛家,使得瑞皇后和薛贵妃反目成仇的流言蜚语,就在朝中传的沸沸扬扬。
  与此同时,一封奏折从北方快马加鞭送往京城,一场硝烟弥漫的争战,已然悄悄拉开了帷幕。
  ......
  就在大理寺立案第二天,余舒和景尘一齐在太曦楼面见了大提点——纯钧剑终于仿造好了。
  “你来辨一辨真假。”朱慕昭的面前摆放着一只狭长的剑盒,示意景尘上前打开。
  余舒站在原地没动,却伸长了脖子去看,但见景尘取出一柄青铜短剑,剑身乌亮,剑柄上的花纹模糊,看起来年代久远,乍一看倒是挺唬人,但她知道大提点一定不会把真剑拿到他们面前,这一柄绝对是假剑。
  景尘掂了掂重量,屈指轻叩剑身,翻来覆去地检查了一遍,惊讶道:“这把剑与我当日所见一模一样,竟是仿造的么?”
  朱慕昭淡淡一笑:“天下能工巧匠何其多,以假乱真不足为奇,莫说纯钧剑,就是《玄女六壬书》,也未必不能仿造。”
  余舒眼皮跳了跳,心想他这一句话不是随口说说,为了打消他的疑虑,便出声道:“开国六器件件非凡,普通人分不出真假,想必大提点一定有辨别方法。”
  朱慕昭看她一眼,点头默认了。
  余舒皱起眉毛,又道:“就不知云华易子是否也懂得辨别之法,万一被他认出来纯钧剑是假的,不肯将玄女书给我怎么办?”
  “你放心,就算他认得出真假,也是你看过《玄女六壬书》之后了。”朱慕昭气定神闲,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总能让人轻易信服。
  余舒冷笑,心说:你当然让我放心了,你拿把假剑根本就是要唬弄我去找云华,你好顺藤摸瓜,捉获云华,《玄女六壬书》手到擒来,下一步就可以取天命太骨了。
  “你将假剑收好,尽快带它去找云华,”朱慕昭严肃道:“等你看过了《玄女六壬书》,就知道是谁在骗你。到时候我要你为景尘破命,你若再推三阻四,我绝不姑息。”
  他既没有打听余舒怎样和云华取得联系,也没有追问她几时去见云华,看上去倒真像是单纯为了取信余舒,好让她乖乖地给与景尘成亲。
  但是余舒知道,她带着这柄假剑出了这道门,迎来的将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
  她从景尘手中接过了沉甸甸的剑盒,双手抱在怀中,冲着大提点颔首告退,景尘紧随其后。
  大提点高高在座,一双冷眼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边。

温馨提示:按← →前后翻页,按↑ ↓上下滚动, 按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