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恐怖灵异历史军事网游穿越科幻侦探传奇竞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学
  复制阅读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说网 >> 军事 >>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介绍页 >>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列表页 >> 第四十四章 准备(上)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 第四十四章 准备(上) 作者:漠北狼  txt下载  章节列表  繁體中文



第四十四章 准备(上)
  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中队干部会议还没有结束。我焦躁不安的踱来踱去,三番五次的走出帐篷向大队部方向张望。没有消息,始终没有消息!我着急,急的心里像着了火!那腾腾的心火炙烤的我七窍生烟,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从鼻孔里喘出的粗气里都散发着炙热的温度,快要把帐篷里的空气点燃!
  马亮平、小许等队员早就被我变了形的面孔吓跑了,他们知道我现在气不顺,继续呆在帐篷里早晚会“引火烧身”。
  我烦燥的从床上抓起一包烟,忿忿的点上一支,一口吸掉一小半,死冲死冲的香烟呛的我距离的咳嗽起来。
  “妈的,是马亮平的‘骆驼’!”我用力把烟摔到地上,突然觉得帐篷里的空气是那么的污浊不堪臭气熏人。
  “不讲卫生的笨蛋!”我喊叫着把队员的换下军靴一股脑的抛出帐篷。
  发泄了一通,感觉胸中的那团火平息了一些。我摇晃着双手默念着小声安慰自己:着急也没用,耐心的等一下就知道消息。把自己安慰了一通,徒劳的在帐篷里转了两个圈,看着窗外慢慢向西沉去的太阳,我决定出去走走,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也许心情会好一点。
  我围着营区转了一圈,队员们都知道到我的“狗熊脾气”,看见我阴沉着脸走过来,立刻远远的走开。无奈,我拐了个弯向“野战炊事车”走去,快开晚饭了炊事班的家伙们跑不了,现在我迫切的需要找个人吵一架。
  走上车,正看见寇武管穿着操作衣,把一大行军锅烧牛肉从柴油灶上端下来。我心头不由一喜,终于找到对手了!兴奋的走到寇武管面前,我劈头说道:“QQ干吗呢?这还没开饭呢,你跑炊事班来干什么?偷吃呀!”
  “闪开,闪开!”寇武管端着牛肉锅跑下车倒进分菜盆里,从净水车上接了点水,边刷锅边抬头说道:“你来干什么?也是来偷吃的吗?”
  “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头也不抬的开始找碴:“战斗这么激烈,你不去收拾你的武备,跑到炊事班来帮厨,你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嘛!”
  “好,好!我拿耗子!”寇武管刷好锅,撩起围裙擦着手走到我面前反问道:“老大,你不去开会跑这儿来干什么?”
  寇武管的话一下子捅在我的痛处,我皱着眉头呲着牙说道:“管的着吗!我他妈的愿意……”
  “投降,我投降!”寇武管高举起双手从口袋里翻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支,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道:“我看你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怎么样?我先给你弄点儿,尝尝你老哥的手艺!”
  “去、去、去!”我寒着脸不耐烦的说道:“队员们还没有来,我开什么小灶!”
  “我说鸿飞,你至于吗!不就是给你降了一级嘛,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在说了,你们中队不是没有重新任命中队长嘛!这点事情你都看不出来?”寇武管有些不耐烦的掏出打火机给我点上烟,接着说道:“我敢保证过不了几天,你就会官复原职的!看不见有任务了吗……”
  “我他妈的就是为这任务烦着呢!‘胖子’嘴笨,搞不好任务会被其他中队抢去……”
  “得了,老大!”寇武管不以为然的笑道:“不要在我面前玩儿那一套!你是林大的心腹爱将,他能忘了你?”
  听寇武管这么一说,我的心情突然好起来,自从我当上分队长以来,大队所有的重要任务从来没有少了我。这次任务把中队干部都招来,规模肯定小不了。我和司马小队刚从敌后回来,也许主攻任务轮不上我们,但助攻任务肯定少不来。想到这里,我心头不由的一阵轻松,笑了起来。
  “老寇,谢谢你!你现在的水平干个政委都没有问题!”我高兴的在寇武管肩膀上拍了一掌:“我是准备来与你吵架的,没想到被你个教育了一通!”
  “你得了吧!现在成好人了,看你刚才气势汹汹的那样儿,差点要我一口!”
  我嘿嘿的干笑着向他摆摆手,扭头向我们的帐篷跑去。
  “鸿飞,接着!”
  我连忙回头,把寇武管抛过来的东西接住,竟然是一包“软中华”我不由好奇的喊起来:“老抠,大出血呀,抽这么好的烟!”
  “出发前儿子给我打电话说他准备考军校!”寇武管说着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看那得意劲就好像他刚刚领来用不完的武器装备。
  我急匆匆的跑回营地,发现被我抛出来的军靴整齐的摆放在帐篷前的空地上,帐篷的门帘也撩了起来,队员们老老实实的坐在床位上,看见我走进去,相互挤挤眼一声不吭。
  “弟兄们好呀!”我微笑着和队员们打招呼。
  队员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鼓着嘴不敢说话。我明知故问的问道:“你们怎么不说话?”
  小许“骨碌”一下爬起来凑到我面前,仔细的看看我的脸色,问道:“头儿,你的脸色变得可真快,刚才还电闪雷鸣呢转眼间就阳光灿烂了!你去找谁泄火了?”
  “阳光灿烂,还狂风暴雨呢!扯淡!”我矢口否认我刚才的表现,队员们立刻轰笑起来。为了不成为攻击的焦点,我连忙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炊事班开伙了,晚饭有炖牛肉和醋溜白菜!”
  “老炊万岁!”连吃了三天野战口粮的队员们欢呼起来。我掏出“中华”扔给队员们:“老抠慰劳大家的!”
  “天哪!头,你对老抠做了什么?”队员们惊呼起来:“你不会是把他‘修理’一番吧?”
  “扯淡,老抠的儿子准备考军校,他不用在为学费攒钱了,所以大方一下!”
  马亮平站起来说道:“我代表二分队去找老抠谈谈,让他的儿子报考后勤学院!有其父必有其子,看老抠那抠劲,他儿子将来也一定是一把好手!”
  队员们哄堂大笑,正笑闹着,几声清脆的喇叭声把我们引出帐篷,原来是“神仙”开着辆满载装备箱“铁甲”,停在帐篷外。
  “快过来帮忙!”神仙喊叫着打开车厢后挡板。神仙每次到来都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队员们一哄而上七手八脚的开始卸货。神仙一溜烟的跑过来,在我身上乱翻。
  “神仙,你饿昏了头?”
  “我不饿!”
  “不饿,你在我身上翻什么,我又不是你妈!”
  “找到了!”神仙好像没有听见我在骂他,翻出我的香烟点上一枝贪婪的深吸一口,这才一脸陶醉的说道:“奶奶个熊!什么都带着了,就是忘了带‘粮食’(烟),断顿好几天了!”
  “你这个笨蛋,不会去买几包?”我笑着从怀里摸出一包“长寿”扔给他。
  “上哪儿买去?兵荒马乱的老百姓们都跑到山里去了!”
  “靠!听你的口气,我怎么感觉像是日本鬼子来了一样!”我扑上去揪住他的耳朵说道:“你是什么立场?走!跟我去找政委!”
  “神仙”用力打了我手一下说道:“松手,你去找个屁!你没看见整个‘万里’都被轰平了?老百姓不跑留下等死呀!”
  “靠,那是台军干的!”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们炮弹炸不死人哪?”
  我被“神仙”噎的一愣,这小子“眼亮“看见我要“收拾”他,连忙把文件夹抽出来说道:“鸿老大,签字!我还要去三中队!”
  “我现在不是中队长了,去找胖子签字他在大队部……”
  “行了!快点吧!就你那点破事儿,你说那畜生想夺枪不就完了!”神仙失望的摇摇头,把笔塞到我的手里说道:“孙参谋让你收装备,你爱签不签!”
  “签,我签!”我一下子乐了,这个时候接装备这次任务一定有我们。
  “神仙”收好文件夹,打开车门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皮箱扔给我,跳上车说道:“02式的瞄具,千万不要搞错了!”说完,一溜烟的开走了。
  新来的装备让队员们兴奋不已的围着装备箱乱转,我挥挥手,队员七手八脚的把所有的装备箱全部打开。站在一边盯着的马亮平几步窜到我面前低声说道:“夜间空降突袭任务!作战服、动力翼伞全部是亚黑色的!”
  我点点头,暗暗想到,这次任务动用动力翼伞而不使用直升机,肯定是要突击台军纵深隐蔽目标,联想到付国霖对我说的话,我一下子激动起来,低声说道:“可能是敌后捕俘任务!”
  “最好是丫扁!”马亮平也激动起来。
  “走,我们去看地图!”我叫上马亮平向中队部跑去。
  摊开两万五千分之一的台湾地图,我们脱下靴子跪在地图上面,仔细的看着代表我军推进的红色箭头和用蓝色代表的台军防线,推断我们突袭的目标。
  图上作业显示,登陆两天,我军首先以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为主力,配属空降兵一部及航空兵两个团,我猎豹大队二中队全部,组成左突击群沿万里一线向基隆猛攻,全歼台军暂8旅、35装步旅大部,与当晚十一时攻占战略要点“大武仑山”,使我军火力可以俯视整个基隆地区,27军炮兵旅与当晚进驻大武仑山。至此,基隆市、基隆港全部在我军的火力打击范围之内。子夜,27军8师一部突入基隆港区,半个小时后完全占领基隆港,拆除台军尚未完全引爆的炸药℃后赶到的27军工兵团紧急修复损毁码头,清除航道阻塞物迎接载运重装54集团军的民用滚装货轮。同时,80师全部,8师余部沿中山高速全线展开,击溃台军7摩步旅,完成对基隆市的包围,掩护其79机步师及登陆的54重装军27师379团(叶挺独立团)经阳明山向北投、桃园一线推进。
  在万里、金山一线抢滩登陆的第一军第一师以所属3三辆3A式两栖坦克,不打常规仗而是分成三个突击方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别攻占溪底、士林、淡水港三个军事重镇,完成巩固登陆场的任务。掩护第二波登陆第一军“蓝军团”(这个团是我军唯一的一个假想敌团,有强大的战斗力,曾在某次演习中,在两个小时内敲掉38军的一个团级指挥所)马不停蹄,奔袭24公里攻占战略要点,位于台北头顶上的“淡水”大桥。第三师一部在石门方向强行登陆后,急袭淡水镇,四十分钟攻下全镇转进士林与第一师部队会合后,强行军十公里,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用二十五分钟的时间攻占阳明山阵地,切断台北与基隆的横向联系。接着,三师余部、七师全部立刻沿中山高速向三重方向突击℃后登陆的第3集团军、第20集团军分别沿中山、桃基高速向西突击。
  至四日十五时,北突击集团完成对台北市的包围,并以两条高速公路建立南北两条防线,达到初步战役目的,把台军9个旅的部队包围在南北宽公里东西长33公里的狭长包围圈内。台军的作战目也非常明确,立刻放弃一线抵抗全部运动到新庄市、台北县城、永和市、林口。台北等城市龟缩起来,准备与我们打巷战耗时间。
  看着战役态势图,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台军这么狡猾,根本不与我们硬抗,稍一接触立刻全线后撤入城市中。这样的战局对欲速战速决的我军来说是非常不利的,虽然台军九个旅近五万人的部队要防守7个城市兵力捉襟见肘,但如果我军不使用重型武器攻击的话,要啃下这块骨头肯定要付出巨大伤亡,而且时间肯定消耗不起。
  敌我双方的攻防态势大致如此,我开始按照台军的布防寻找最有价值的目标。
  “鸿中队,忙着哪?”伴着门帘响,孙参谋笑嘻嘻的闯进来。我抬起头不耐烦的翻着白眼说道:“怎么着?来寒碜我呀!老子现在是分队长,而且还是代理的!”
  “鸿代分队长,忙什么呢?”孙参谋索性在地图边上蹲了下来。
  “我靠,你小子皮松了是不是……”我恼怒的抬起头,突然发现孙参谋在挤眉弄眼的示意我看他的手指。
  我不由自主的闭上嘴,疑惑的向地图上看去,孙参谋的手指在若无其事的叩击着距台北市22公里的“鸟来”。
  “难道是这里?”我疑惑的抬头看去,发新孙参谋已经起身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不小心”掉下一卷图纸来。马亮平一个箭步窜过去,拣起图纸打开立刻惊呼起来:“是平面图,‘鸟来’的平面图!”
  “天助我也!”我狂笑着爬过去,一把抢过来图纸。
  这是一份详细的市区平面图,不但街道的宽、长度全部显示出来,而且还用虚线标出了人员可以通行的的下水道,以及密密麻麻的台军的防守兵力布置,还有雷区的分布。
  “肯定是这儿!”马亮平指着平面图上用粗实线包围起来的一栋楼房说道。
  “没错!肯定是这里!”看着建筑物四周密密麻麻的防空火力点、环形布置的火力支撑点和宽大的防御圈,我肯定的说道:“就是它了!没想到丫扁那孙子竟然躲在这儿!”
  “不是丫扁,是台军的六兵团司令部!”王国宏掀开门帘走进来说道:“林大把突击任务交给我们中队了,其他三个中队分别从这儿、这儿、还有这儿佯攻,掩护我们从空中跳进去!”
  王国宏在地图上指点了一通,面露难色的说道:“楼顶上,有四个防空火力单元和十个火力支撑点,想不被发现的摸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王国宏翻开带回来的楼层平面图说道:“五层的建筑,敌中枢机关在第三层,我们的任务是打掉楼顶火力点,突袭司令部争取活捉敌高级将领一至两名。”
  点上一支烟,王国宏指着平面图继续说道:“司令部四周已经扫清射界,最近的楼房距离敌司令部也有二百米的距离,这么长的冲击距离,我们付出很大的伤亡也不可能冲进去。我们惯用的上下夹击的战术,在这里用不上了!而且,司令部南面有一个装甲营可以随时赶过来支援,或者接应撤退人员冲出我们的包围圈,向南逃窜,只要进入山区,在密林的掩护下我们的空中力量也使不上劲!”
  “派他娘的一个装步团,在加上一个‘坦克’中队过去,轰平了他的火力支撑,然后我们突袭……”马亮平恼怒的喊起来。
  “你猪脑子呀!”王国宏用力在马亮平的头上敲了一记。然后说道:“如果我们可以大规模调动部队而没有惊动台军,总前指还用把任务交给我们吗?”
  情况是复杂了点,我盯着地图看了半天,抬头问道:“有敌司令部的视频以及今天的气象资料吗?”
  “视频资料正在复制一会送过来,气象部队报告说,今晚八时起天气可能转阴有小到中雨,并伴有四到五级西北风!这样一来对我们使用动力翼伞有些困难了!”
  “下雨,如果能下雨就好了!”我扭头看看西方满天的彩霞,有些企盼的说道:“冰凉的冬雨会大大的降低我们的红外反应,而且会让台军放松警惕,那样我们的突击会更有把握一些!”
  “是啊!”王国宏挠挠头说道:“刚才我想在会上建议请空军气象部队人工降雨掩护我们行动,但担心被林大骂所以没敢说!”
  我不由笑起来:“胖子,如果你可以面见总前指最高首长,向他陈述你的理由,说服他命令整个北突击集群服从我们的抓捕任务,你说的办法不无可能!”
  “靠!我要是有这本事就行了!不知怎么搞得,我一看见肩膀上扛金星的双腿就发软,嘴里的舌头一个劲儿的打哆嗦,准是在老部队被吓的作下病根!”王国宏自嘲的话,逗得我们都笑起来。
  帐篷里的光线一暗,孙参谋探头进来把一个“U”盘扔给我说道:“赶紧作计划,二十一时前上报大队,预定出发时间定在明日凌晨一时,任务代号‘骤风’,你部代号‘A队’!”
  “明白!二十一时前上报作战计划!”王国宏立正说道。
  “鸿头儿!”孙参谋喊了我一声,也不管我理不理他自顾自的说道:“‘老板’让我告诉你,一中队的作战计划通不过,你自己去禁闭室报到!”
  虽然心头大喜,但我还是大声嚷嚷道:“有没有天理了!胖子现在是代中队长!”
  “你别对着我喊,有种你别干哪!”孙参谋摇晃着双手退出帐篷:“哥们儿,老实干活吧!”
  心头的烦恼一扫而光,我眉开眼笑的对着王国宏谦虚道:“胖子,还是你来吧?”
  王国宏抢过“U”盘,在他的“笔记本”上插好扭头给了我一句:“你是不是需要林大亲自来给你做做思想工作?”
  “还是免了吧!”我垂头丧气的哼了一声,站在我身边的马亮平偷笑起来,我扭头大喝道:“笑什么笑!你马上通知炊事班提起开饭,部队五时三十分就寝九时起床,分队以上干部立刻来中队部集合!”
  “是!”喊声未落,马亮平已经像出膛的子弹一般窜出帐篷。

温馨提示:按← →前后翻页,按↑ ↓上下滚动, 按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