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恐怖灵异历史军事网游穿越科幻侦探传奇竞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学
  复制阅读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说网 >> 军事 >>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介绍页 >>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列表页 >> 第四十五章 准备(下)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 第四十五章 准备(下) 作者:漠北狼  txt下载  章节列表  繁體中文



第四十五章 准备(下)
  五分钟的时间,无人侦察机发回的视频资料看完了。我扫了一眼摊在桌子上的简报资料,抬头向分队长们说道:“这次捕俘任务的目标是台军六兵团司令部的高级指挥人员,二、三、四中队全部在外围掩护、策应我中队实施抓捕任务!现在资料看完了,大家谈谈自己的想法!”
  虽然我暂时被免除了中队长职务,但无论是代理中队长职务的副中队长王国宏还是各分队长们,对我这种喧宾夺主越俎代庖直接超越中队最高指挥员主持作战会议的作法丝毫没有异议,从他们的神态中我没有看到一丝反感,好像我这么作是理所当然的。
  “头儿,我想知道这次任务的核心由哪个分队来完成?”一分队长李福生扶着桌子站起来,用极度渴望的眼神望着我。米90的大个子在帐篷里像是立起了一座山,挡住了大半个窗口射进来的阳光。
  “我们全部进入核心!”我扫了一眼与李福生同样表情的几位分队长,笑着说道:“我绝对不会安排你们去其他位置的!”
  分队长们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他们知道这次任务又是司马分队进核心了。李福生不满的撇撇嘴,狠狠把自己扔进椅子里,单薄的行军椅不堪重负的呻吟了一声,作战会有些冷场。
  “怎么了?”我明知故问。
  三分队长王立明、四分队长于洪洋、支援分队长刘凤桐、电子分队长呼雷,不约而同的向我翻白眼,最后还是直性子的李福生忍不住说道:“头儿,我对你有意见!你太偏向二分队了!”
  “我怎么偏向二分队了?我并没有说核心任务交给司马分队来执行啊?”
  李福生一愣,气鼓鼓的说道:“你就是那个意思!不能总是司马分队吃肉我们喝汤吧?最起码的标准了,大伙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这次突击任务应该给我们一分队!我的队员已经饿得‘嗷嗷’叫了,要是饿出问题你要负责……”
  “凭什么给你们一分队,我们三分队去干什么?”
  “我们四分队最合适!”
  “大家不要吵,支援分队从来没有进过核心,这次应该让我们开开荤!”
  帐篷里吵成了一锅粥,分队长们像见了糖果的孩子们一样,眼红的争来争去。
  “不要吵!给我坐好!”我指着几个争的面红耳赤的分队长说道:“干什么?还有军人的样子没有,这里不是水泊梁山的议事厅!”我伸手点了点李福生说道:“你小子是不是水浒看多了?还‘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还‘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呢!你想占山为王啊?”
  分队长们“哄”一下笑起来。
  王国宏抓起我的烟抛给分队长们说道:“先讨论作战方案,随后定任务!一个一个的来,一分队长你先说!”。
  “是!”李福生站起来,指着“笔记本”上定格的画面说道:“虽然我们有可靠的情报来源表明:敌司令部在敌环形防线中央的这栋‘L’型楼房的三层,并设立了六道有远至近由高到低的防空火力圈防备来自空中力量的打击,但在台军失去制空权的情况下这六道防空火力只能起到迟滞的作用,并不能阻挡或击退我军的空中打击,所以我判断台军司令部应该设立在楼房的地下室里并有隐蔽良好的逃生通道※以我建议我们应该打三放一,把他们逼出来然后捕俘!”
  “补充一点。”体型虽瘦但给人感觉像是看见一块精钢一样的三分队长王立明站起来,沉声说道:“必须打掉主楼和环绕主楼的防空火力,只有这样接应的直升机部队才能尽可能的靠近捕俘分队,快速转移俘虏减轻我们的负担,便于我们快速转移!攻击主楼的分队,我认为应从顶层进入,保持居高临下的高压态势才能把敌人逼出来!”
  “那样就需要支援分队占领主楼侧翼楼房工事的顶层,掩护主楼突击分队的行动,割断台军司令部与外围部队的联系!”四分队长于洪洋说道。
  分队长们一通分析,使我头脑里的思路慢慢清晰起来,盯着平面图看了一会儿,一套作战方案逐渐在我脑海里形成了。
  点上一支烟,我抬头说道:“同志们,这次任务不要看的过于轻松。台军的六兵团司令部是统一指挥台北地区台陆军的最高司令部门,成功打掉它会暂时造成台军的混乱,对我军下一步的行动非常有力。台军的六兵团司令部属于要害部门,台军的警戒力量绝对不会像我们看到的这样简单,肯定还有许多我们意想不到的情况在等着我们。为了能顺利的完成总前指交给我们的任务,大队四个作战中队全部出动,总前指还配属给我大队两个直升机中队、一个歼轰机中队、两个55榴弹炮营支援我们的行动。”
  我站起来指着:25000的台湾地图说道:“‘鸟来’距‘宜兰’的直线距离只有20。5公里,而我们为了不惊动台军,直升机部队只能在‘汐止’一带隐蔽,要等到我们清除防空火力或者仓促打响的情况下才能出动。‘汐止’到‘鸟来’的直线距离是2。5公里,我们直升机需要二到三分钟才能赶到。这段时间里台军的直升机部队绝对可以赶到垂直投放大批兵力完成初步的部署,台军的‘武直’部队也会缠住我们直升机部队,使我们无法快速撤离!同时,熊空、宜兰、坪林一线的台军部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向鸟来方向集中,对我完成合围。稍有不慎我们就会功亏一篑,不但完不成总前指交给我们的任务,而且我们一中队会陷入绝地!所以我要求你们,全力以赴完成好这次任务!有没有信心?”
  “有!保证完成任务!”
  “好!打好我们一中队在台湾的第一仗!”我用力挥了一下手接着说道:“这次任务我们一中队全部进入核心,因为现在我们不清楚台军六兵团司令部逃生通道的具体位置和出口,不存在谁是主攻谁是助攻的问题,所有的分队全部是主攻分队。台军六兵团司令部的高级指挥人员出现哪个方向,负责那个方向的分队就是主攻分队,就是捕俘分队,其他分队无条件的为顺利捕俘创造一切有力条件。明白?”
  “明白!”类似于赌博的任务给了所有分队一个平等的机会,分队长们斗志昂扬的吼起来。
  “好,下面进行任务分配:一分队代号‘红队’,隐蔽占领主楼八点方向楼房建立火力支撑点,切断司令部与通往宜兰公路之间的联系。三分队代号‘蓝队’,占领主楼两点方向的楼房工事监视台军司令部并阻击前来支援的台军装甲部队。支援分队代号‘橙队’,前出至敌司令部西北方向设伏防止台军向‘熊来’方向靠拢并建立对空火力点和火力点掩护、火力支援全中队行动∧分队代号‘绿队’,在主楼五点方向楼群中设伏准备抓捕。我带司马分队代号‘黄队’,攻顶把台军司令部的人员赶出来。电子分队代号‘彩队’,战斗发起前五分钟,屏蔽台军的所有无线通讯,干扰台军对空警戒雷达准备迎接我军的直升机部队。副中队长率支援分队行动。各分队是否明白?”。
  “明白!”分队长们的喊声震的帐篷嗦嗦响。
  “好!作战计划立刻上报大队指挥所,各分队做好战斗准备!解散!”
  随着分队长们涌出帐篷,我扭头向西方看去,如血的残阳毫不吝啬的把身边的云层涂成浓浓的血色。天气晴朗的让人生厌,本来应该是多雨的台北地区,怎么还是艳阳高照?无奈的看了王国宏一眼,这个家伙非常西方化的向我耸耸肩,示意他也很无奈,拿着作战计划向大队部走去。
  我抬腿向二分队的帐篷走去,隔着很远就听见队员们的笑闹声。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六点了,这群家伙还没有睡觉!我撩开门帘走了进去。
  “你们看得见我吗?”小许穿着亚黑色的作战服脸上涂满黑色的油彩,调皮的站在角落的阴影里,伸直双臂摆出一付僵尸的架式。看见我突然走进来,不好意思的一缩脖子,吐吐舌头窜上自己的铺位不说话了。
  我眼神在帐篷里扫了一遍,队员们“吃吃”偷笑着闭上眼睛,我低声说道:“好好休息,九点钟起床听简报,晚上有行动!”
  任务是让队员们安静下来的法宝,短时间内帐篷里已经充满了平稳的呼吸声。
  “头儿!”我正想离开帐篷,马亮平喊了我一声,抬起头指着床头上的两个饭盒说道:“你的晚饭,还热着呢!”
  我嗅嗅帐篷里的味道,拿起两个饭盒走出帐篷来到树荫下面向东北方盘腿坐下,边吃饭边盯着天边看,我在等着那里出现乌云,哪怕是一丝也好!
  狼吞虎咽中,我感觉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走到我身后停住了。来人没有出声而是在一直盯着我的背影。
  “胖子,我吃饭的时候不要和我开玩笑!”我头也不回的问道:“‘脑袋们’怎么说?”
  “‘脑袋’们说,吃饭的时候最好是喝上一点汤!”来人说着,把一袋自热式的番茄鸡蛋汤从背后递到我面前。
  “刘政委!”我一骨碌爬起来,困难的吞下满嘴的食物,看见林大和刘政委并排站在一起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林大好,刘政委好!”我立正站好喊了起来。
  林大沉着脸看了我一眼,扭头对刘政委说道:“禁闭就是管用,我们这匹马驹子现在听话多了,尤其是懂礼貌了!”
  刘政委笑着点点头,对我说道:“你不要站在那里,继续吃饭!”
  被两个人盯着吃饭的感觉不好,尤其是被两个上级盯着的感觉更是不好,我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吃、吃好了!”
  “吃好了?”林大阴沉着脸走到我面前拿起还剩下大半饭盒的红烧牛肉,头也不抬的说道:“是不是觉到炊事班的手艺不好,不对你的胃口?”
  “不是!”搞不明白林大想干什么,我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这个时候要是被林大挑到毛病再被关进去,我得冤死!
  “那就全部吃掉,一滴也不准剩!”林大弯腰拿起另一个装满米饭的饭盒一起塞到我的手里,低头看了一眼时间严厉的说道:“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是!”我喊着抓起两个饭盒开始狼吞虎咽。林大沉着脸一声不吭的盯着我。直到我在规定时间里‘结束战斗’。林大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意:“打仗要和‘豹’一样;干活要像‘牛’一样;吃饭要和‘猪’一样!这才是我的兵!”说完拍打着我的肩膀扭头对刘政委说道:“老刘,你来给我们这匹马驹子紧紧弦儿,我去哨位上看看!”
  这是林大的一贯作风,在他看来我们‘猎豹大队”的所有队员根本不需要谈心,他认为一个特战队员如果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不能随时随地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那么充其量就是一个受过特种训练的普通步兵,不能称为一名特种兵,所以他对刘政委那套政治思想工作敬而远之。每当刘政委给队员上课的时候,他都会找借口溜掉,私下里还曾经说过:“如果不是对祖国赤胆忠心无比忠诚的战士怎么能成为‘猎豹’大队的一名特战队员,老刘那套玩意儿纯粹是脱了裤子放屁!”这番话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林副司令的耳朵里去了,林副司令把林大叫过去一通好骂,林大这才收敛了许多。这大概也是刘政委不像他的前几任主动打报告要求调离能在“猎豹”待下来,并让林大慢慢接受以至于成为林大不可缺少的搭档的先决条件之一。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政委递给我一支烟笑着说道:“鸿飞呀,陪我走走!”
  “是!”我连忙跟上刘政委的步伐。
  刘政委给路过向他敬礼的战士回了一个礼,随口问我:“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我违反了纪律应该受到处分!”我纳闷的看了刘政委一眼,奇怪今天他怎么没有长篇大论的开场白。
  “是吗?”刘政委望着我呵呵的笑起来:“我可是听说,你的兵全躲着你,你还跑到炊事班准备和寇武管吵一架!”
  “没有的事儿,我是想去炊事班帮厨!”我矢口否认,心里暗骂“抠抠”卑鄙,屁大一点事情也值得捅到大队里去……
  刘政委笑着说道:“你不要骂寇武管,他有装备出库单,知道你要去执行任务,看你的情绪不对头这才向我汇报的!”
  刘政委一眼看穿了我的想法,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是,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一定改正!对于这次处分我完全接受没有意见!”
  “知道这次事件,你错在哪里吗?”
  “我不应该干掉战俘!”我有些心虚的看了刘政委一眼。
  “你小子又在糊弄我!”刘政委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你是太冲动了!明白吗?主要的原因是冲动!”
  刘政委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还是年轻呀!你杀掉作恶多端的日本鬼子本是无可厚非,依照老林的性格他会大大的表扬你一番,我也表示赞成,但是你在他失去抵抗能力后再杀掉他,性质就完全变了!这叫做虐俘,是一个最无能军人的表现!是一个对对手无能为力空有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失去理智的无能军人的表现。明白吗?”
  “我无能?”我不以为然的嘟囔着:“要是总部敢松口,我到日本打的那个狗屁天皇向我叫爸爸!”
  听见我的低语,刘政委皱起了眉头:“鸿飞呀,你还是不够成熟啊!做为一名军官不能只有高超的指挥水平和优秀作战能力!”刘政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我说道:“这里应该还有些想法!
  “众目睽睽之下,你使用非常的手段逼供会让台湾的民众怎么看我们这支部队?如果他们的子弟有在台军部队中服役的,他们会怎么想,然后他们会怎么去作?这些你想过没有?”
  我哑然,这一切我不是没有考虑,但是从心眼里对日本鬼子的仇恨和现场血淋淋的尸体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刘政委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庆幸的神色:“幸亏现场的目击者都是受害人,你的所作所为他们尚可接受。无人侦察机拍回的图像资料显示周边没有其他的人员在活动!如此小的范围,通过我们的努力工作勉强可以消除影响,说句不应该说的话:你应该庆幸!”
  刘政委停下脚步,背着手站在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睛说道:“想过没有,如果当时的情景被别有用心的人拍下来捅到国际上去,你认为西方那些披着人权外衣的‘绅士’们会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他们会去调查事件的来龙去脉,告诉国际社会这个日本雇佣军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屠杀平民罪,然后说你的所作所为可以理解,还你一个清白?我告诉你,不会!他们会在全世界播放你‘干活’的画面,到时候众怒难犯谁也保不了你,你只能被抛出去上军事法庭!台湾的长治久安、祖国的形象和你一个小小的上校,你认为国家会选择谁?而且,你会给我军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搞不好,我军这次平叛战役会在西方敌对势力操纵的舆论口中,变成一场非正义的反人类的屠杀战争!还有一点你想过没有,你从一名普通的解放军战士,成长为一名特种兵进而成为一名特种部队的中级指挥员,国家、军队、首长在你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你自己付出了多少,而你因为一个猪狗不如的日本雇佣军被送上军事法庭,你会让多少人痛惜不已,而且烈士们用鲜血燃红的旗帜也会因为这件事而蒙羞!”。
  我傻眼了,考虑过杀掉俘虏肯定会造成一些不良的后果,但是我从来没有考虑的这么深,考虑到国际影响上去∠竟我国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实力全面对抗,虽然我们不怕他们但是一但战火烧到我国国土上将会有多少乡亲父老血浸黄土。我国还需要国际舆论的支持,需要他们对蠢蠢欲动的敌对势力进行抑制,而不是把舆论的焦点转到“虐俘”上来。
  “想通了没有?”刘政委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通了!”我立正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去做了!”
  “那好,去找林大谈谈!他对你在这次事件中,表现出不应该有的冲动有些生气,你应该知道怎么去和他说!去吧!”刘政委指指站在不远处“观天象”的林大说道:“他在等着你。”
  “谢谢刘政委教导!”我真心实意的向刘政委敬礼。
  刘政委没有还礼恢复了日常笑呵呵的模样和我开起了玩笑:“老林说的不错,禁闭就是管用,儿马驹子懂礼貌了!”
  看着刘政委哼着队歌离开,我第一次感到刘政委已经和我们“猎豹大队”血脉相连了。
  一路小跑到林大身后,我抬手敬礼说道:“林大,一中队二分队长鸿飞向你报到!”
  “鸿飞!”林大突然一声大喝把我吓了一跳,不由直愣愣的盯着双手掐腰对我大喊的林大:“如果现在不是在战时,我一定关你十天禁闭然后一连搞你五次一周期的野外生存训练,去去你满脑子的肥油!你是猪啊你!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处理不好。你他妈的干什么中队长!给我当个通讯员我都嫌你笨!”
  我一声不吭的站的笔直,等着暴风骤雨后的风和日丽,这是林大的一贯作风,是原谅一个犯错误队员的前奏,队内俗称“打一巴掌,给个枣吃!”如果他对你笑嘻嘻的或者不理你,那你就要做好打背囊准备滚蛋的准备了。
  果不其然,将近十分钟的电闪雷鸣之后,彩虹出现了。林大缓和了口气向我问道:“带烟没有?”
  “带了,带了!”我嘻皮笑脸的凑上去给林大上烟上火。
  林大深吸一口烟,抬手给了我一个“爆栗”怨气冲天的说道:“妈的,想我林某人英明一世,怎么就带出你这么个‘熊’兵!”。
  我嘿嘿笑着不说话。
  林大扭头问道:“笑什么?这件事还没完!”
  “我知道,我知道!”我随口应付着,心里在想林大的上一任是不是也这样骂过林大。据说林大在七九年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也犯过同样的错误。
  “不要背思想包袱,对暂时免去你中队长的职务有没有意见?”
  “没有!只要让我参加今天的任务我就没有意见!”我笑着说道。
  “就没有点经验教训?”林大盯着我问道。
  我笑着反问道:“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妈的!”林大沉下脸喝道:“你小子敢说假话,我扭断你的脖子!”
  “那好,再碰见日本鬼子……”我在脖子比划了一下。
  “妈的,这个熊兵!刘政委的唾沫星子白费了!”林大扭头就走,边走边说:“带好一中队给我逮两个大家伙来,完不成任务自己打背囊滚蛋!”
  “明白!”我对着林大的背影喊起来。

温馨提示:按← →前后翻页,按↑ ↓上下滚动, 按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