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恐怖灵异历史军事网游穿越科幻侦探传奇竞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学
  复制阅读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说网 >> 军事 >>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介绍页 >>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列表页 >> 第四十八章 “骤风”行动(下)

《特种兵之国之利刃》 第四十八章 “骤风”行动(下) 作者:漠北狼  txt下载  章节列表  繁體中文



第四十八章 “骤风”行动(下)
  “明白!”呼雷喊叫着指挥电子分队留下必要的操控人员,其余的抱着枪冲上去接替司马分队空出的位置。我背好动力翼伞的发动机,在两名托伞衣队员的帮助下顺着山坡向下狂奔。山风经过狭窄的山谷的加速顺着山坡迎面扑来,狂暴的吹鼓伞衣伞绳绷得“嘣嘣响”,借着上升的动力我脚尖点地全力紧跑几步,我像一只可以驾驭山风的苍鹰一般顺着山风扶摇直上,如同出膛的炮弹一样扑进夜空。狂躁的山风拼命的把我向高空吹,我困难的操纵着翼伞围绕着山谷转了两圈找到一处上升气流较小的位置,单手举起夜视望远镜仔细的搜索身下的区域。黑漆漆的夜色茂密的丛林,像是一张铺天盖地的幕布挡住了敌我双方的视线,两分钟的搜索我所发现的台军目标寥寥无几。我从怀里掏出红外救生灯,向下打了一组灯光信号,几顶动力翼伞像是幽灵一样急速升空,眨眼的时间已经在我身边编好队形。
  我用力向上指了指,带着队员们借着上升的气流急速拔高,一口气升到一千米的高度准备出发的时候,耳机里传来呼雷的声音:“大队开始动作!”伴着呼雷的报告声,耳机里响起一阵刺耳的噪音,电子分队开始对鸟来的敌军进行电子干扰√暂的静默之后预,留频道里呼雷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彩队寻找黄队!”“清晰!”我对着“启明星”低喝一声完成通讯确认。“黄队!准备一下!‘知了(电子干扰机)’到了,高度30(3000米)!”
  “明白!”我欣喜万分的喊起来,这个时候能有电子战飞机赶来支援,会让我挠头的对空警戒雷达在短时间里失去作用。时间不长,黑漆漆的天空中响起一阵如同闷雷般的轰鸣,虽然看不见从头顶上经过的飞机但震耳欲聋的发动机轰鸣声告诉我,前来支援的电子战飞机到了。“我是黄队,红、蓝、绿、橙队开始行动!”空中闷雷般的轰鸣还在持续,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对着“启明星”喊叫起来。天空中响起一阵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我们八具动力翼伞在统一时间同时打开发动机,在强劲的动力的支持下,我们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急速升高到一千五百米。这里的合成风速已经达到了每秒20米,立刻给几乎是垂直升上来的我们一个教训。
  狂暴的东北风瞬间就把我们的队形吹散,队员们徒劳的拉扯着伞绳拼命的加大油门试图操纵翼伞重新集结,但事与愿违,我们反而被上升的气流急速的托上高空。“关闭发动机,关闭发动机!”看着队员们急速散开我焦急的喊叫起来空中发动机的轰鸣声伴着我的喊叫声慢慢停止了,向上爬升的速度逐渐的慢了下来。我低头看了一眼高度表,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超过了2400米。高空中刺骨的寒风像小刀一样疯狂的切割着我们裸露的皮肤,我现在的感觉像是跳进了冰窟′然我们拼命的拉紧前伞绳放松后伞绳,试图让强风吹拂伞衣高跷的尾部降低高度,但电子高度表上的数字还是不可救药的在慢慢的升高。
  “妈的,跟我捣蛋!”我低头看了一眼脚下密如蛛网的弹痕,咬咬牙对着“启明星”喊道:“黄队注意,割断两根后绳降低高度!其余各队开始突击!”“明白!”……伴着耳机里响起一长串急促的回报声,我蜷缩起右腿把绑在小腿上的伞兵刀掏了出来,摸准头顶上的后伞绳挥刀割去“嘣!嘣!”连续两声轻响,绷紧的伞绳“刷”的弹了出去,伞衣的后部整个的翻了起来,前伞绳被突如其来的强力鼓的“嘎嘎”响。“呼呼”的风声顺着耳边掠过,前高后低的伞衣托着我像流星一样向小镇扑去。回落到五百米的高空,风势减弱了许多,我全力放松前伞绳勉强恢复了滑翔,回头看去,司马小队的队员虽然在空中滑翔的非常狼狈,但依然在我身边保持住了“V”字型的突击队形∷起夜视望远镜向远处看去,各个分队已经按照预案完成空中编队,降低到百十米的高度盘旋在各自目标区域的上空寻找突破口。
  三面同时受到攻击,让台军异常的慌乱,对头顶上盘旋的死神一无所知,全神贯注的对付着在镇外对他们大呼小叫的“共军”游击队们。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关掉发动机滑翔而来的动力翼伞,在对空警戒雷达屏幕上的显示亮点不会超过小米粒大小,一般的雷达操纵员会很肯定的认为这是来自“共军”的干扰或者认为这是一群低空盘旋的海鸟。如果是在月光明亮或者晴朗的星空,目视对空观察的哨兵还可以通过动力翼伞经过时短暂的挡住星光的时机,准确的判断出我们经过的位置,但在如此恶劣阴沉的夜空里,我们自己不通过“启明星”通话都不能确定队员的位置,台军对我们的潜入丝毫没有察觉也不能完全的说他们是“废物一个”!我带着司马小队切入台军在小镇的第一道防御圈,低头看看据壕坚守用二战时期的作战方式与我军打的如火如荼的台军,再看看的在空中排成“一”字纵队完成突击准备的各个小队,深吸一口气对着“启明星”喊道:“A队开始!”“咯、咯、咯、打!”“母鸡下蛋咾!”耳机里给分队长怪叫连天,四队黑影各自分成间隔八十米的前后两队向着分配的楼群俯冲下去。
  各分队前队从台军全力警戒地面目标的楼顶工事上空一掠而过,一包包外缠000粒一毫米钢珠,装有50克“塑-九”的炸药包,被准确的投进火力支撑点、对空火力点、雷达站等要害工事里。紧跟而之的后队冒着被钢珠击伤的危险,在塑-九炸药包没有落地之前启动了遥控引信。
  “轰……”伴着听不出点的爆炸声,围绕着“L”型主楼的四座楼房炸成一片火海,部分承重力不过关的楼顶“轰”的一声塌陷下去。接着激射而出密如骤风暴雨般的钢珠,发着瘆人的“呜呜”破空声横扫整个楼顶。钢珠打在修工事的防弹钢板上的“叮当”声、命中人体的“扑、扑”、伤者濒死的惨嚎声扑面而来。台军整个楼顶工事乱成一团,“呜呜”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响彻云霄。
  后队的队员在爆炸声尚未平息之时,已经拉动前伞绳逼近楼顶工事借着爆炸的闪光观察好降落位置。等爆炸声刚刚平息,大批躲过第一劫的台军跑出隐蔽点冲向阵地的时候,队员们每人两枚98式闪光弹居高临下的投进敌群中。“闪电!”耳机里响起充满了分队长的大嗓门,我对着“启明星”重复着分队长们的喊话,连忙闭上眼睛。“轰……”伴着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刺眼的白光像是一把把巨人手中的利剑直刺夜空。“红队攻击!”“蓝队攻击!”……我连忙睁开双眼拉下头盔上的夜视镜向下看去,数十条黑影已经从空中直扑楼顶。已经冲上楼顶的队员们飞速的奔跑着减少高速着陆后的冲击力,抬手向头顶上一挥,锋利的伞刀齐刷刷的斩断伞绳,来不及甩掉背负式的发动机,队员们手中的02式冲锋枪和95突击步枪已经突出耀眼的火舌,横扫被迷盲的台军掩护战友的降落。失去控制的伞衣在风势的吹动下,不停的翻滚着扭曲着飘落到其他台军楼顶的阵地上。
  “‘蝙蝠’!‘蝙蝠’!是‘共军’的‘蝙蝠部队’!”台军看着飘落到面前亚黑色的伞衣,慌乱的喊叫起来∮员们乘机调整部署重新发起攻击,楼顶工事群里的台军一下子被压制住了。覆盖在头顶上的伞衣终于让台军明白突袭的火力来自那里,但他们的对空警戒雷达在我军强有力电子干扰下基本失去工作能力,虽然有台军地面电子部队与我军对抗但失去制空权的台军根本不敢派出巡逻的电子战飞机,短时间内无法取得压倒性优势。面对头顶上得意洋洋飞舞的“死神”,只好使用二战时古老的对抗伞降部队的老办法,对空发射大批的照明弹。“砰砰……”伴着大串的爆响,黑如陈墨的夜空瞬间被密集的照明弹照的亮如白昼,接着整个小镇中隐藏的对空火力突然现身,按照火力编程开始对空盲射密如蛛网的弹痕立刻在小镇上空编出一张大网。“彩队!彩队!通知老巢下雨灭火!”面对台军暴露出的对空火力点我大喜过望的喊起来,万万没有想到号称“对空杀手”的台军竟然这样的不沉着,不经过火力指挥组的目标指引,所有的火力单元竟然同时发动。
  “明白!已经完成点的输送,90秒后大雨降临!”“黄队跟我来!”我拉动伞绳向我们还是一片“沉默”的目标飞去′然我们不时暴露在照明弹亮光里,但台军仓促发动并在我强大电子干扰下联络不畅,所有的对空火力完全按照预案在对空盲射,同时“L”型主楼四周楼顶工事被队员们打了个措手不及,自保尚是问题那里顾的上对空射击,我带着司马分队居然穿过空档安然无恙的完成空中编队对准了主楼。“呜嗡-”一长串曳光弹拖着长长的尾巴从我身边掠过,对空目视警戒的哨兵终于发现我们的位置打出指引目标的曳光弹,但整个夜空中弹痕如梭,这一串曳光弹并没有引起慌乱台军的注意,只有主楼上的台军喊叫着开始对我瞄准。“各队支援!”看着主楼上所有的对空火力都在向我们转向,我对着“启明星”大喊起来。
  “嗒嗒“嗵嗵……”来自主楼四周被我军占领的楼顶阵地上的火力,在小许同步报出方位点后突然向台军即将发射的防空火力点打去。2。7毫米的重机枪、20毫米机关炮、40毫米高炮几乎是所有能够用来使用的重武器全部打响,枪口、炮口突出的火舌把重新陷入黑暗中的楼顶工事变成了一个摸不得的火刺猬。主楼工事上的台军立刻陷入一片火海,刚刚完成火力分配的对空火力瞬间被打垮了。
  “轰!轰!”主楼上的台军炮兵反应还算不满,利索把两发8毫米的迫击炮弹扔到了红队已经占领的楼顶阵地上。
  8点钟我军的压制火力一顿,来自主楼和8点钟方向台军对空、对地火力立刻复活。大批用来防御低空的高射机枪,狂叫着拖着火鞭一样的弹雨向我们扫过来。
  “8迫位置,8迫位置!”耳机里响起李福生焦急的喊叫声。“你两点五百米!”小许已经确定台楼顶8毫米迫机炮阵地,立刻超越我直接指挥。“集火!”伴着我的喊声,耳机里响起李福生的怒吼声,一道火龙直扑主楼。
  “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中,主楼上的台军的8毫米迫击炮阵地变成了一片剧烈燃烧的火海。阵地四周用来防止地面火力侵袭的沙包工事,像狂风中的朽木瞬间消失的无踪无影,大片的罗纹钢板竟然在连续的爆炸中被撕扯的像一块块破布一样,在夜空中漂浮。“我X!25毫米链式加农炮!”马亮平看着主楼上变成一片火海的台军迫击炮阵地,惊叫起来:“二鬼子真他妈的变态,这玩意儿也往楼顶上搬!”李福生凶猛的射击,立刻把台军的火力吸引过去,不但主楼上的台军在向红队的阵地狂轰,来自核心阵地外围的火力也再慢慢的向他集中。敌众我寡,虽然其他分队拼命的向我和红队提供火力掩护,但红队的阵地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慢慢的变成一片火海。台军腾出手来,重新把大批的照明弹打上天空,我们无所遁形的暴露在雪亮的光线里形势岌岌可危。
  “黄队,红、蓝、橙三队侧后发现同时出现的台军装甲目标!”耳机里呼雷的喊叫声,让我的额头一下子布满了冷汗。
  “他妈的,该死!”总前指临时改变作战计划让我们即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我愤怒的对着“启明星”喊叫起来:“老巢!我要的‘大雨’哪?”“A队,重复你的通话!”伴着耳机里刺刺啦啦的噪声,老巢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过来。电子干扰!我心头一凛,在我们有电子战飞机的支援下仍能与进行势均力敌电子对抗,台军的大部队出动了!我一把扯下头盔上的视频探头,增大信道亢余连续调整“启明星”的通话频道,终于和外围的掩护中队联系上了。
  三秒钟后,第一批伴随轻型火炮的炮弹落在主楼台军的头上。但0毫米的轻型迫击炮弹对网格工事化里的台军杀伤力有限。主楼外围的分队现在要两面接敌,对主楼的压制火力一下子减弱下去,台军复活了!伴着我军炮弹尚未平息的爆炸声,突然有大批携带8毫米重迫击炮的台军涌上楼顶工事,操炮就打压制外围中队的炮火。借着火炮发射时的火焰,我这才发现,整个主楼楼顶上竟然扑了一层钢板!敌我双方对射炮弹的弹痕在空中交织,飘在空中我们再次失去短暂的火力掩护,伴着又一批照明弹升空台军的高射机枪嚣张向我们扫过来′然亚黑色的伞衣、作战服最大限度的把我们融入漆黑的夜色中,狂风也吹的我们剧烈摇摆,使敌机枪手搜索、瞄准不易,但台军在照明弹的帮助下分散的火力逐渐开始向我们的活动区域集中。
  一串串的弹痕不断的从我们身边经过,并且距离我们的活动区域越来越近!“请求强攻!”伴着耳机里“哗哗”的拉枪机声,猴子不耐烦的喊起来:“二鬼子的子弹快打中我的老二了!”“给我闭嘴!不准开枪!”我们飘在空中台军搜索不易,尚可应付一气,如果这个时候开枪,明亮的枪口焰会在第一时间里把台军的对空火力吸引过来。“C,我伞衣中弹!”扭头看去,钱东海的身影正在向下急坠。“妈的!”台军的对空火力追上我们了,正准备组织强攻,空中已经传来大批炮弹瘆人的“呜呜”破空声。我军的炮火终于到了!霎那间,像长了眼睛一样的炮弹从天而降,准确砸进向主楼运动的敌群,以及不驮空盲射的火力点中,小镇被突然涌出的大团火光笼罩了,翻滚的黑烟直冲云霄,猖狂一时的台军对空火力瞬间哑巴了。
  四周楼顶的队员们压力顿减立刻把所有的火力向主楼横扫过来,同时外围中队发射的0毫米迫击炮弹像一群乌鸦一般从天而降,一下子把主楼楼顶角轰出一个十几平米的大洞。台军不由自主的慌乱起来火力随之一顿,我对着“启明星”喊起来:“A组,下去!”“哟嗬!”马纯新喊叫着带着他的队员俯冲下去,每人两枚98式闪光弹一溜线的投了出去。主楼的台军乖巧的接受其他楼顶阵地的教训,以为降临在他们头顶上的还是一串钢珠炸药包,没命的喊叫着找隐蔽。“闪电!”伴着马纯新的喊叫声,我带着其余队员拉动伞绳闭着眼睛俯冲下去。“轰……”闭紧的双眼前红光一闪我连忙睁开眼睛,这时我的双脚距离“地面”还有不到两米。
  “打!”随着我的一声暴喝,五支02式冲锋枪吐出长长的火舌,组成交叉火力把暴露的台军扫倒一片。刺耳的惨叫声还未平息,我的双脚已经接触到了“地面”。重重的冲击力立刻顺着我的双腿、脊椎窜到头顶,还没有等我呻吟一声,强风鼓起伞衣一下子把我拽倒横拖着向楼边滑去。
  我丢下02式冲锋枪顾不得搭在大腿上滚烫的枪管,我双手握拳猛砸胸前的安全扣×紧的伞绳把安全扣死死的拉紧,虽然我把自己胸膛砸的“咚咚”响,但安全扣丝毫没有松脱的意思。“‘神仙’你他妈的等我回去和你算账!”我嚎叫着拼命蜷缩起右腿抽出伞兵刀,对着头顶上的伞绳一通乱割。“呯!”我的肩膀重重的撞在楼顶边缘的混泥土矮墙上,急速滑行的身体短暂的一停,我乘机挥刀割断最后两个伞绳。强大的拉扯力突然消失,伞衣“呼”一下不知飘向那里。用力在安全扣上砸了一拳,“嘣”的一声差点要了我的命的安全扣终于弹开,我拼命的从背负发动机的肩背带里挣脱出来,立刻向楼顶工事中心翻滚〕后叮当当的响声大作,一长串子弹把还残存有油料的发动机打的燃烧起来。我一下子暴露在明亮的火光里!

温馨提示:按← →前后翻页,按↑ ↓上下滚动, 按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