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恐怖灵异历史军事网游穿越科幻侦探传奇竞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学
  复制阅读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说网 >> 玄幻 >> 将夜介绍页 >> 将夜列表页 >> 第九十三章 天生一对

《将夜》 第九十三章 天生一对 作者:猫腻  txt下载  章节列表  繁體中文



第九十三章 天生一对
  都怪你。
  都是你的错,不是月亮惹的祸。
  你什么,你什么,你什么,你才什么。
  这是青年男女间常见的对话,但很少会出现在宁缺和桑桑之间,无论是曾经的少年与女童,名义上的主仆,还是后来的夫妻时段。
  桑桑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没有幽怨,更不是撒娇,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件客观事实,然而宁缺却觉得她在幽怨,她在撒娇,于是他整颗心都微微颤动起来,怜惜的无以复加,因她而痛的厉害。
  他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鲜血从剑刃与掌心之间不停淌落,发出嘀嗒的声音,就像那个世界里的钟,催着他做些什么来安慰她。
  他望向酒徒,神情平静,似不觉痛,眼神里有极为坚定的杀意。
  酒徒先是偷袭,刺了大师兄一剑,然后刺了桑桑一剑,他最敬或爱的两个人,都重伤在他的剑下,桑桑不知还能不能撑得住。
  自夏侯死后,宁缺从未像现在这般,想要杀死一个人。
  酒徒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他的眼神,疯狂地笑着,眉眼都扭曲了起来:“你看到没有?她……她真的不行了。”
  眉眼扭曲的同时,他手里的剑也在扭曲,宁缺的掌心被割破出一大道口子,鲜血淌流的更加迅猛,如洪水一般。
  那把酒壶里不知藏着多少把剑,每把剑都是酒徒的本命,以烈酒淬炼无数年,锋利至极,以至于连他的身体强度也顶不住。
  宁缺抽出肩后的铁刀,斩向酒徒。
  铁刀锋前,是炽烈而纯净的昊天神辉。
  一道异香浓郁的酒水,从酒徒腰间的壶里喷涌而出,形成一道无量厚的瀑布,滔滔酒水落水,瞬间便将铁刀上的神辉浇熄。
  酒徒看着他寒声说道:“难道你还以为能伤到我?”
  宁缺没有说话,低头用左肩撑着摇摇yu坠的桑桑。
  酒徒的剑,摩擦着他的手掌,向桑桑身体里缓慢刺入。
  她的血流的越来越多,滴在地面那些繁复华美的符线上,符线明亮的速度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快,就在下刻,符阵便会开启。
  “来不及了,你们都去死吧。”
  酒徒不再狂笑,冷漠的眼神里,有无尽的杀意与戏谑。
  宁缺的手掌顺着锋利的刀刃,向前闪电般探出。
  剑锋割破手掌、割断筋肉与骨头的声音,很难听,很恐怖。
  他的手像他的身体一样坚硬如铁,所以那声音更难听,更恐怖。
  他被血染红的眼睛,依然腥红一片,如野兽一般,盯着酒徒。
  他的手掌握住了酒徒的手。
  不知何时,他的掌心里多出了一个小铁罐。
  轰的一声闷响。
  密室里气浪大作。
  宁缺与酒徒的手掌之间,发生了一场爆炸。
  无数锋利的铁片,嗤嗤破空飞舞,将遇着的所有血肉筋骨尽数削去。
  一道凄厉怨毒的厉嚎,响了起来。
  房间四周的墙壁,尽数被震垮。
  宁缺的手掌鲜血淋漓,完全看不出来还是一只人类的手。
  至于酒徒更惨,他的手,已经被完全炸没。
  手都没有了,自然无法再握剑,自然无法再把剑刺进桑桑的身体里。
  酒徒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断开的右腕不停地喷着血。
  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
  他很珍惜自己的生命,把每根『毛』发都看的比整个世界都更重要。
  然而,他却断了一只手。
  整整的一只手!
  “我要杀了你。”
  他看着宁缺说道,神情漠然,眼神癫狂。
  他用左手自壶中再次抽出一把剑。
  宁缺此时念力枯竭,已无再战之力,但他必须要战。
  他望向刺在桑桑小腹上的那把剑。
  剑柄上残着酒徒的血肉。
  一道酒水自天上来,将那剑洗的干干净净,明亮如新。
  “想用明宗那个恶心的法子?”
  酒徒看着他,毫无一丝情绪说道:“妄想!”
  嗤的一声轻响。
  锋利的壶中剑,刺进了宁缺的左胸,未能完全刺入,但重伤了肺叶。
  宁缺痛苦咳着,喷出血沫。
  他却很快活。
  因为他感觉到了脚底下传来的强烈至极的天地气息变化,甚至感受到了清晰的温度,这证明符阵已经正式启动。
  一道至为磅礴的清光,从石质地面上的那些繁复符线里生出,将宁缺桑桑还有大黑马以及青狮狗,都裹在了其中。
  酒徒神情骤变,左手执剑,于空中画出一道甚至快要违背物理规律的痕迹,绕过宁缺的身体,刺向桑桑的眉心!
  此时宁缺已经无力再战,桑桑更是要靠着他的左肩,才能勉强站立,谁来阻止酒徒这道明显凝聚毕生修为的一剑?
  没有人能阻止。
  但可以被打断。
  一声压抑了很长时间、却依然雄浑肃穆的狮哮,响彻整座贺兰城!
  青狮化作一道清光,狠狠地撞在壶中剑的侧面!
  两道黑影,从清光里闪电般踢出,重重地踢中酒徒的胸腹!
  酒徒一剑刺空,又遭重击,闷哼一声,连退三步!
  此时清光更盛,光幕中那些身影正在急速虚化!
  酒徒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他很清楚,如果让昊天活着离开,意味着什么,他绝对不允许自己错过这个机会。
  一声厉啸,冲破密室的残墙,直上天穹。
  酒徒明明还站在原地,但身影却骤然高大起来,瞬间百倍,直至千倍万倍!
  轰隆巨响连绵不断响起!
  密室被震垮,箭楼被震塌,整座贺兰城都在坍塌!
  无数烟尘被激震而起,渐要掩盖峡谷上方的天空。
  刚刚撤出贺兰城的唐军,回首望向自己曾经战斗生活过的地方,看着这幕有如神迹天罚般的画面,震撼的久久无法言语。
  整整过了半日时间,烟尘才渐渐敛没。
  雄奇无比的贺兰城,现在只剩下了半截残城,看着异常凄凉。
  那座隐藏在密室里的传送阵,随着这座雄城的毁灭而毁灭。
  除了满地废墟石砾梁木,看不到任何活人的踪影。
  ……
  ……
  桑桑看着四周那些壁画,觉得有些眼熟,过了会儿才想起来,那些壁画上面的神将金龙,都是她曾经的意志在人间显『露』的神迹。
  这里是一座道殿。
  大黑马和青狮狗在她的身边,宁缺却不在。
  她看着眼前那个气泡,看着上面明暗不同的那些光点,确认了自己的位置,是在宋国都城的某座道殿里,做为道门源头的宋国,果然有道门暗中布置的传送阵。
  她微微曲指,便算清楚了所有缘由,没能直接从贺兰城回到长安,是因为传送阵最后启动的那瞬间,受到了酒徒无量一击的影响,当时天地元气的变动太过剧烈,以至于传送阵把她送到了宋国。
  宁缺没能一道到这里,也是相同的原因,她先前确认了宁缺的方位,知道他没有什么事情,不再担心,心情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忽然间,她的眉紧蹙起来。
  她看着腹上『插』着的那把剑,确认那种一阵一阵如chao涌来的痛楚与此无关,而是来自腹内更深的地方,想必是来自那个该死的胎儿。
  她很疲惫,缓缓坐到地面上,苍白的脸颊上,神情依然漠然,过往如星空般的眼睛里,却多了很多惘然与不安。
  青狮狗在旁不安地来回看着,不知道主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黑马瞪圆了眼睛,显得极度紧张,它在人类社会里生活的时间更长,看出女主人明显是要生了,低嘶一声,向道殿外狂奔而去。
  这时,道殿外忽然响起嘈杂的人声和密集的脚步声。
  桑桑靠着柱子,疲惫地坐着,鬓间尽是汗珠,那把刺伤小腹的剑,还在不停地带来血水与痛苦,与小腹深处的阵痛合在一处,很是难受。
  “谁?”
  十余名神官执事走进了殿内,他们发现庄严神圣的主殿里,忽然多出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看那女子隆起的腹部,竟是个孕『妇』,不由好生震惊。
  想到最近都城里势头渐盛的新教,想起那些传说里产『妇』胎血是最污秽的说法,这些神官和执事们以为自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新教想要亵渎道门供奉的昊天!
  “妖孽!”
  一名最虔诚的老年神官,愤怒地冲到桑桑身前,指着她的脸骂道:“我要把你烧死!你这个不要脸的jian货!”
  桑桑闭着眼睛在休息,听着声音,艰难地睁开眼睛,望向那些围着自己、神『色』可怖的人类,微怔片刻后,才知道这些人骂的是自己。
  她沉默,不语。
  道殿她很熟,在神国时曾经看过很多座道殿,甚至神国里那座冷清的神殿,她也是照着人间道殿的样式修建的,只不过更华美纯净。
  道官她很熟,她受过无数代神官道人的供奉,她曾经以为人类都是自己最虔诚的信徒,所以她设计神将的时候,也是按人类的形象设计。
  现在,她浑身是血躺在道殿里,被道人们用污言秽语辱骂。
  是啊,她已经不再是昊天了。
  一声狮哮,响彻道殿。
  青狮摇摆间,身形骤然变大,变成一头雄壮威武的青『色』巨狮,冷冷地盯着那些道人,等着主人的命令。
  那些神官道人哪里见过这等画面,骇的连连倒地,腿软的根本无法站起。
  桑桑重新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青狮明白了,没有去管那些向殿外爬走的道人。
  ……
  ……
  青狮环顾四周,发现道殿最深处,有个空着的神座。
  只有最重要的道殿,才会有主殿,才会有一方神座--那方神座永远空着,因为那属于昊天--那是昊天的位置。
  它走到桑桑身旁,小心翼翼咬着她的衣裳,把她轻轻地送到神座上,然后撕下几幅幔纱,盖在她的身上,帮她保暖。
  哪怕再虔诚的信徒,看到此时浑身浴血、直待产子的桑桑,都不会认为她会是昊天,但青狮坚持认为她就是昊天,她是唯一的真佛。
  对于自己的坚持与忠诚,青狮很满意,想到先前大黑马弃主人而去,更是怒其不忠、哀其无能,想着事后若有机会,得偷偷咬它一口。
  桑桑疲惫无力地躺在神座里,腹部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剧痛,脸色越来越苍白,脸颊上汗珠越来越多,便是连举起手的力气也没有。
  青狮看着她的模样,很是紧张,不安地围着神座转着圈,尾巴不时拂过墙壁,将壁画上那些庄严神圣的天女神将像,都扫成了碎片。
  道殿外忽然再次响起喧哗声,不知道是不是那些逃跑的神官执事纠集了人前来做什么,青狮警惕地盯着殿门,如果还有人来打扰主人生孩子,那么它也顾不得等什么命令,直接便要把那些家伙咬死。
  得得得得,蹄声清脆响起!
  大黑马奔入殿内,马背上坐着位有些肥胖的中年大婶,那大婶脸色比桑桑还要苍白,双手紧紧地抓着鞍前,似乎随时会昏死过去。
  中年大婶是一名稳婆。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辈子会被一匹马绑架,没想过会看到一头有半座道殿高的青狮。更没想过有一天会在道殿里帮人生孩子,更是万万没想到,那个生孩子的女人腹上会插着一把剑,浑身都流满了血,看着像魔鬼一样。
  事后回想起来。得亏这一生她接生过无数次,见过无数血腥、畸形难看的画面,不然肯定会昏过去,当然,她宁肯自己昏的更早一些。
  ……
  ……
  桑桑躺在神座上,服了一剂药粉后。精神稍好了些,睁着眼睛,看着在纱幔外忙碌的那名中年妇人,虚弱说道:“什么时候能生出来?”
  此时已是暮时,距离阵痛开始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那名稳婆在桑桑身旁喊口号已经喊到喉咙嘶哑。但还是没有生出来。
  桑桑浑身汗水,身下垫着的帷幕也湿漉漉的,头发凌乱地搭在苍白的脸颊上,看着很是可怜,好在眼神还没有涣散的趋势。
  中年妇人走到神座前,看着她腹上那柄血剑,声音颤抖着说道:“第一次都这样。您呆会儿再用些力气,也许就出来了?”
  桑桑听出她语气里的不确定,微微蹙眉,有些不悦,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力量正在急速地消失,只好闭上眼睛,继续养神,准备下一次用力。
  中年妇人当然很想离开,尤其是判断出这女子很难顺产。极有可能难产之后,半个时辰之前,她就曾经试着偷溜过一次,只是看着那头雄武而巨大的青狮,一口咬掉了三名神殿骑士的上半身后。她很老实地走了回来。
  ……
  ……
  依然还是没有生出来。
  中年妇人看着脸色苍白的桑桑,忽然生出些同情,凑到她身旁说道:“得用些法子了,万一真的难产,那可是一尸两命。”
  桑桑看着她,无力说道:“什么法子?”
  中年妇人脸上流露出一种骄傲的光泽,说道:“您就放心吧,我那法子,不知救活了多少大胖小子,绝对没有问题。”
  她从大黑马鞍上解下自己的工具箱,取出了一个圆头的钳子,掀起桑桑身上盖着的帷布,便准备往她的双腿间看。
  桑桑漠然道:“不准看。”
  中年妇人微怔,苦笑着说道:“我说大妹子,从开始到现在你都不让我看……这不看怎么帮你生?都是女人,你都要当妈了,还害什么臊啊?”
  桑桑看着她,平静而不容置疑说道:“不准看。”
  中年妇人看着手里的助产钳,叹气说道:“要说这法子可是从长安城传过来的,可是就算再好用,也得看着用啊。”
  “不用那个。”
  桑桑的视线从她手里的铁钳移到自己腹部那柄剑上。
  看着那把剑,她微微皱眉,沉默了很长时间,胸脯微微起伏,将身体里残余的所有力量尽数积蓄至最后那刻,然后伸手握住剑柄。
  剑是酒徒是壶中剑,被最烈的酒洗过,除了她自己的血,干净无尘。
  她握住剑柄,向下拉动。
  嗤啦一声,剑锋破开血肉,血水蔓延,如河流逾过大堤。
  中年妇人两眼翻白,便要昏过去。
  桑桑脸色苍白,声音断续微弱,却异常坚定:“不准昏!”
  ……
  ……
  道殿里响起婴儿的啼哭声,此起彼伏,不怎么悦耳,有些吵闹。
  对于桑桑来说,是这样的,对于大黑马和青狮来说,也是这样的,她的注意力,这时候主要在自己的腹部伤口,大黑马和青狮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
  至于那位中年稳婆,从鲜血淋漓的伤口里取出婴儿,并且以极其强悍的意志进行了简单清洗后,终于难以承受生命之疯狂,昏厥了过去。
  桑桑想要修复腹部的伤口,却发现残余的力量太微弱,无法做到,于是她先用针缝合,然后用手掌里最后的那点如萤火般的清光抹过,整个过程里,她昏过去数次,醒来便继续,痛到极致,却依然面无表情。
  恐怖的伤口缝合完毕,最后那点清光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当血水被擦干净后,甚至只能看到针线的痕迹,而看不到创口的模样。
  桑桑很疲惫,有些满意,觉得自己表现的很不错。
  当然。是做为人类的表现很不错。
  忽然间,她想到了很多年前一件特别小的事情。
  那时候从渭城去长安城之前,她觉得自己的女红不好,至少和长安城里的那些小娘子们没法比,宁缺似乎也是这样想的。
  她想,以后他不能这样说了。
  想了些小事和旧事。分散了一下心神,缓解了痛苦与疲惫,她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些事情,向身旁一望,便蹙起了眉。
  她看似有些厌烦或者不悦。其实是有些惘然。
  就在她的身边,很近的地方,躺着两个婴儿。
  两个婴儿闭着眼睛,很干净,粉雕玉琢都不能形容。
  问题在于,怎么会是两个?
  她是无所不知的昊天,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怀了双胞胎?
  宁缺在雪域木屋里问过她。是男是女,她说不知道,那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她很抵触自己怀孕这个事实,所以从来没有去感知过。
  生孩子,这件事情已经让她足够惘然,一下生了两个,更是如此。
  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有些慌乱。
  她望向神座下方,发现那名中年稳婆早已经昏了过去。或者说睡死了过去,居然这种时候还在打鼾,心可真够大的。
  她提起两个婴儿的腿,看了看,确认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
  她的动作有些笨拙,甚至显得有些粗鲁。
  青狮低头,不好意思去看,大黑马很无奈地轻轻踏了踏前蹄,用嘴撕下一片帷布,放到神座上,盖在两名婴儿的身上。
  那年胖大婶生孩子后,确实把婴儿包的很紧,可能是刚生下来会怕冷?
  桑桑困难地撑起身体坐好,用帷布将两名婴儿包了起来,只是包的很乱,不像是包孩子,更像是包东西,比如脂粉匣子什么。
  她一手一个把孩子抱在怀里,姿式难免显得有些别扭。
  便在这时,男婴忽然张开嘴,大声地哭了起来,仿佛受到感染,被她用右手抱着的女婴也随之哭了起来,就像最开始那样,此起彼伏。
  她微微蹙眉,有些不悦,有些烦躁。
  “不准哭。”
  她看着怀里的两个婴儿,面无表情说道。
  她现在没有什么神力,言谈形容间,依然神威如海,庄严无比。
  但刚刚初生的婴儿,哪里能感觉到什么威严?
  初生的牛犊都不会怕虎,昊天刚生出来的孩子,自然无所畏惧。
  道殿里响彻婴儿的啼哭声。
  桑桑有些烦,有些慌。
  她忽然闭上眼睛,细眉紧紧地皱起,皱的很紧很紧,很用力很用力,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记起很久以前的某些回忆。
  最终,她成功地记了起来。
  那时候,河北道终于下了雨,她还是个婴儿,在宁缺的臂弯里静静地躺着,那时候,他的手臂也还很细,但躺在里面很舒服。
  回忆着当年宁缺抱自己的样子,她的双臂渐渐不再那么僵硬,变得柔和了很多,微微弯起,两名婴儿明显也觉得舒服了很多,哭声渐低。
  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她记得那时候,宁缺不知从哪里弄来了米糊,用嘴一口一口喂给自己吃。
  婴儿是要吃米糊的,没有米糊,那么就要吃奶,或者反过来说也行。
  她睁开眼睛,解开染着血的衣裳,开始给孩子喂奶。
  大黑马和青狮,早已避开,静静地守在殿门处。
  ……
  ……

温馨提示:按← →前后翻页,按↑ ↓上下滚动, 按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