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玄幻奇幻武侠仙侠都市言情恐怖灵异历史军事网游穿越科幻侦探传奇竞技女生青春耽美文学
  复制阅读地址您的位置: 中文小说网 >> 侦探 >> 海盗王宝藏介绍页 >> 海盗王宝藏列表页 >> 第七十八章 完美谋划

《海盗王宝藏》 第七十八章 完美谋划 作者:怀旧船长  txt下载  章节列表  繁體中文



第七十八章 完美谋划
  “你……”玉罗绮带着惊疑与不信,挣扎着回身来看。但那箭头带毒,且已沾了朴道义尸水,毒性发作得更快。瞬间,玉罗绮就倒了下去。
  这个过程,萧邦看得清楚。
  原来,刘素筠所坐之处,离朴道义尸身最近;而柳静茹坐在刘素筠的对面。玉罗绮蹲下身与柳静茹对话时,背部正对着刘素筠。早在玉罗绮刺杀紫小雪时,刘素筠便已拾起一根毒箭。待柳静茹说到“萧邦”二字时,突然刺出,正中玉罗绮后腰。
  萧邦看见,刘素筠这一击并不迅猛。只因玉罗绮已料定在场的高手都无力伤她,更别说刘素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了。
  “啊……阿邦……”刘素筠定定地看着倒下去的玉罗绮,浑身不住颤抖,“她……她要杀你……我……”
  萧邦明白,刘素筠听到玉罗绮要杀他,便在极度的恐惧中刺出了这一箭。
  萧邦叹息了一声:“我知道……”
  柳静茹和林芳华直吓得面如白纸。
  看着满地的尸体,四人都觉得毛骨悚然。
  这是一个谁也没想到的结果。
  “下面该怎么办?”刘素筠还在发抖。
  “先找一姝。”萧邦看着林芳华和柳静茹,道,“二位,能走动吗?”
  “浑身无力。”林柳二人有气无力地说。
  “素筠,能走动吗?”萧邦低声问。
  “慢慢走,应该可以。”刘素筠道,“就是爬,也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萧邦嗯了一声,努力挣扎着站起,觉得天旋地转,但玉罗绮刚才似是而非的话,让他更担心一姝——无论如何,她不该成为这次寻宝的受害者,因为她从未害过谁,也未做过任何错事。
  “刚才紫小雪去找你的时候,她在哪里?”萧邦问。
  “她跟玉罗绮,就在第一个溶洞里。”刘素筠道,“不是你让我们在那里等吗?谁知道这玉罗绮居然会在石槽里放药,让我们都中了毒。”
  “不碍事。”萧邦凭着毅力向前走了两步,伸手去牵刘素筠。“林女士,你先休息一会儿,慢慢再来。我和素筠先去找一姝。”
  “谢谢你。”林芳华流出了眼泪。
  于是二人以手扒着装满珍宝的木箱缓步而行,好一会儿才到石阶处。萧邦一手打亮手电,一手扶墙,逐级下行。
  终于到了那个狭窄的入口。
  刘素筠突然道:“萧邦,如果是我不知死活,你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着急去找我?”
  “当然会。”萧邦道。
  终于,他们到了那间堆满火炮的石室。
  刘素筠道:“阿邦,我走不动了,歇会儿吧。”
  萧邦停下脚步,灭了手电,靠在石壁上暂歇。实际上,他也走不动了。
  刘素筠也靠在石壁上,对萧邦道:“阿邦,这次寻宝,总是你能够破解难题,真让我佩服死你了。譬如,你怎么知道多加一粒石子,就能开启入口?你怎么知道抱木沉水,就能够有新的发现?”
  萧邦便作了前面的回答(详见第七十三章、第七十四章开头)。
  “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就是为何朴道义连开三次锁,结果被乱箭射死;而你只开一次,就大获成功?”刘素筠问。
  “其实很简单。”萧邦道,“你还记得在船上演示的那个圆形盒盖吗?”
  刘素筠道:“知道啊,不就是那首愁死人的诗吗?”
  “对。”萧邦道,“其实林道乾宝藏,最关键的东西是三样:航海线路图、盒盖和一姝背上的图案。当然,德恒大师探查过此岛,确定在飞鹰礁海域附近,也很重要。然而这些重要线索中,这盒盖具有双重作用:一是诗句含义能破解重重机关,二是诗句的排法也是解码。”
  “排法?”刘素筠不解。
  “张九龄这首《感遇》,共五十个字,排在圆形盒盖上,第一行是四个字,第二行是六个字,第三行是七个字,第四行是八个字。无论是从左至右,还是从右至左,都是‘四六七八’。”萧邦道,“因此,我断定解码数字是依照盒盖字数顺序而设,便是‘四六七八八七六四’。”
  刘素筠呆了半晌,才道:“你说简单,可是这么多人,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但我还有一点儿不明白:既然你知道了,为什么不早说出来?”
  “我是见你被紫小雪押上来,情急之下才想出来的。”萧邦道,“其实我也没绝对把握,但那时怕你受害,只能冒死一试。”
  “阿邦,你真好!”刘素筠柔声说罢,将头靠过来。
  萧邦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幽香,但他心念一姝安危,轻轻扶了她一把,道:“咱们还是赶紧去找一姝吧。”
  说罢,他打亮手电,艰难提步欲行。
  手电光下,但见董商儒肥硕的身子躺在一尊火炮下。
  萧邦差点儿踩到他,随即慢慢蹲下身子,伸手去摸他的鼻息,已无呼吸。
  一位威震泉州的三地会馆老板,竟不明不白地死在地道里。甚至,他连宝藏都无缘看到。
  萧邦叹息一声,正欲起身。突然,他的手电光穿过火炮的底座,照亮了一双腿。
  那是一双修长的、肤色棕黄的腿,还有白色的运动鞋,白色的袜子……
  萧邦脑袋“嗡”了一声。他知道,她就是一姝……
  那鞋的后跟朝上,两脚呈“八”字形,显然是俯卧在地。
  “咚”的一声,他精巧的手电掉在地上。他想喊一声一姝,但他发不出声;他想爬过去探她的鼻息,但他觉得手脚重逾千斤……
  “萧邦,你怎么了?”刘素筠在身后说。
  萧邦没有说话。
  摔在地上的手电,正贴地发着光,射在石墙上,返回的光线中,萧邦如一尊雕像。
  ——董商儒并没有被毒烟熏着,但他死了。那么,曾与玉罗绮在一起的一姝,能逃过她的毒手吗?这海岛上没有别人,最后一个上到藏宝密室的人是玉罗绮。她既然那么放心大胆地杀人,就是因为她已再无后顾之忧!
  这是非常简单的逻辑。但是,萧邦仍然希望一姝没有死!
  ——无论她的父亲是神刀社社长,还是只为寻宝的华裔,都与她无关。因为,她是一位透明的姑娘,她的青春刚刚绽放异彩……无论是谁,杀害一姝,都天理难容!
  想到这里,萧邦心头的怒火开始熊熊燃烧!
  “萧邦,你吓着我了。”刘素筠挨着他坐下,“不要这样,好吗?”
  “那你想让我怎样?”萧邦突然冷声道,“你也想让我去死吗?”
  “你说什么?”刘素筠道,“一姝找到了吗?”
  “她就在前面那尊炮下,已经死了。”萧邦说。
  “啊,是谁害死他的?”刘素筠叹了口气。
  “是你!”萧邦冷声道。
  “是我?”刘素筠道,“萧邦,你没疯吧?我一直在你身边。”
  “杀人,有时不必亲自动手。”萧邦冷笑,“你只须把最后的凶手杀了灭口,就可以了。”
  “我是杀了玉罗绮,但那是为了救你。”刘素筠道,“你别把好心当成驴肝肺。”
  “到这个时候,你就别装了。”萧邦道,“寻找海盗王宝藏的前前后后,不过是你的一次谋划。戏演到这里,该收场了,因为在你看来,这次谋划已经非常完美了。”
  刘素筠突然闭上了嘴巴。
  “你承认了?”萧邦沉声道。
  “你是警察对吧?”刘素筠问,“可是你有什么证据?”
  “我没有证据。”萧邦道,“但我知道是你!”
  “为什么?”刘素筠居然没有否认。
  “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死了,就剩下你我、林芳华和柳静茹。”萧邦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没死,而一干高手全部死了,这决不是巧合!特别是,既然大家都中了烟毒,你为何轻易就能把玉罗绮杀了?我看见玉罗绮死前回头时,眼里露出惊疑与不信——因为这一切是你让她干的,她却做梦也没想到你会杀了她。”
  “哦,”刘素筠淡淡地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你跟我离婚,理由是我不归家,没有钱,而你在网上认识了阮凌霄,就发疯似的跟他去了上海。”萧邦道,“这看起来好像是真的,但我知道,你决不是那种在情感上见异思迁的人,更不是吃不了苦的人。后来阮凌霄死了,你神情漠然,足见你从未爱过他。如果我们离婚有原因,就是你怕我知道你暗地里做的事情,因为你早就知道我是警探,所以你采取这种办法来躲开我的视线,以便暗中操作。”
  “这是第一点。”刘素筠道,“有个观点我倒十分赞成,就是我在情感上不见异思迁,也从未爱过姓阮的。”
  “费教授死后,你同阮凌霄突然回京,对我留条示警,阻止我参与海盗王宝藏调查。试想,阮凌霄怎么会让你将如此重大的秘密告诉我?”萧邦道,“你见我毫无退意,便生出借力打力的想法,让我成为你的有力工具。那晚,我与一姝去费家院子探访,你便与阮凌霄演了一出戏,目的是诱使我探访费家地下密室,从而钻入你设好的圈套。”
  “这是第二点。”刘素筠道,“的确,姓阮的演戏,差了些火候。”
  “阮凌霄和你去泉州,结果是一个很有本事的古董商死了,而他的妻子却安然无恙,警方也找不出凶手的作案动机。”萧邦道,“我的看法很简单:只有他最亲近的人才能将其杀害而毫无破绽,也因为你认为阮凌霄没有什么用了,杀了他以后,你就成了‘可怜的人’,那么,跟着我这个前夫,看起来就名正言顺了。”
  “这是第三点。”刘素筠道,“不过我纠正一下:阮凌霄以为我是他最亲近的人,但我不怎么认为。在我这一生中,除了你,我没爱过别人,也没亲近过别人。”
  “在珍珠屿地下密室,你假装被关进铁笼,让我将你救出,而我在紧急情况下还怕你有危险,让宁海强去保护你,不料他却死在你的手上!你杀了我老首长唯一的儿子,让我无法向老上级交待,可谓狠毒。”萧邦咬牙道,“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你,把宁海强临死前说的‘刘’字误听成‘柳’字,以为是柳静茹干的。后来想想,宁海强对你不防,才会被你一刀杀死;而你等于贴身挨着他,下手极其容易。”
  “这是第四点。”刘素筠道,“不过,你老首长的儿子是个笨蛋,卧底做得极其失败。”
  “在我受枪伤前,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对夏天无下了命令‘还不动手’,此事我思考了上百次,最终确定是你发出的指令。”萧邦道,“因为在场的所有人的声音我都听过,独独没听过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低沉含混,但尾音还是比普通的男声尖。你以前曾跟我讲过,在上中学时曾训练过假声,只有你才会在那个时候以假声发出指令!当然,你下了两个命令:一个命令是给夏天无的,让他击我肩膀,不能击我头部,只须让我带伤即可;一个是下给迈克尔的,就是夏天无的枪响后,必须当场击毙夏天无,以造成混乱,掩护你的党羽撤离。”
  “这是第五点。”刘素筠道,“看来你对我以前讲过的点滴小事也记得很清楚。”
  “商剑死在医院外,张耳东死在丹霞寺地底密室,但死法都是一样,就是咬破牙缝里的毒药,顷刻毙命。”萧邦道,“本来他俩可以不死,但你在他们执行任务前就下了死命令,不成功,则成仁,绝对不能泄露半点儿关于你的秘密。特别是张耳东的死,是你想给我一个‘神刀社已经瓦解’的假象,从而便于隐藏你自己,因此才下决心牺牲张耳东。”
  “这是第六点。”刘素筠道,“这两个人的死,的确有些奇怪,但这是畏罪自杀,谁也没有办法。”
  “关于一姝背上的图案,是你在茶室拍的照。但你在我和枯荣大师出去后,用了两个相机拍照。”萧邦道,“你用我的相机胡乱地照了两下,但用自己的相机拍得很清楚。你当时以为这是个非常关键的秘密,所以留了后手,只是没想到那图形只不过是说明宝藏的位置罢了。我敢打赌,你现在还带着你自己的相机,里头就有一姝背上的图案。”
  “这是第七点。”刘素筠没有否认,“不过我很奇怪,你和枯荣在室外,难道你的目光能穿墙透壁?”
  “我不用看,但我会听。”萧邦道,“我在外头听到里头的快门响了五声,但我检查我的相机时发现里头只有两张照片。那么,另外三张照片,就是你用自己的相机拍的。”
  刘素筠叹道:“你耳朵灵,怎么没听到我常常呼唤你名字?”
  “我被徐园园和玉罗绮设计控制,你又导演了一场‘六位新娘’的游戏。”萧邦道,“这场戏看似是岑献武和张耳东导演,而实际上是你在操作。岑张二人虽然颇有心术,但决不会玩这种女人家的游戏——只有女人,才喜欢用这样的方法试探男人是否真的爱她;此外,我和岑献武从丹霞寺回到船上后,岑献武当时说张耳东用绳吊他‘像女人的风格’。这一路上,你虽藏得很深,但你行事毕竟带有女人的烙印,包括你派柳静茹杀死了四名开救生艇的船员。这些细节,别人或许不察,但我岂能毫无感觉?”
  “这是第八点。”刘素筠笑道,“你那晚能闻香识人,足见你对我尚有情分……至于将岑献武当猴耍,是因为在船上实在无聊,逗你们一乐;关于那四名船员,我无法放心,因为我们去寻宝后,这四人难免生变,破坏我们的大事。”
  萧邦没有接她的话,继续说道:“豆豆突然被人接到汕头,当然是你的安排。因为老首长曾答应我,会保护豆豆的安全,因此豆豆在一般情况下断然无事。但你是她妈妈,深知孩子习性,前次就毫不费力将她诱出校园,此次当然是派了得力人手,将她接到汕头。豆豆那天说了,她以为去接她的那位阿姨是你,这就不言自明了。”
  “这是第九点。”刘素筠道,“可是,我将咱们的女儿接来干什么?”
  “因为在你的谋划中,等宝藏到手,就要带女儿离开中国。”萧邦道,“身负如此巨大的宝藏,待在中国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
  刘素筠嗯了一声,没有与他争辩。
  “在两艘寻宝船即将到达藏宝海域后,你自知带着豆豆寻宝不便,也不安全,便在我的老战友李鸣镝查船时故意让豆豆跑出船舱,引起查舱官兵的注意。”萧邦道,“试想,如果不是你故意这样做,搜查的官兵是不会细查客舱的,因为上船搜查的主要目标是危险品,而再傻的人也不会将危险品放在客舱。李鸣镝知道后,重新来查,豆豆便被顺利送到驻礁部队,你是想等寻得宝藏后再设法带走。”
  “这是第十点。”刘素筠道,“还有没有第十一点?”
  “暂时说这些吧,因为说得再多,你也不会承认的。”萧邦道,“因为,我的确拿不出确凿证据。”
  “你确实拿不出。”刘素筠道,“你能拿出的证据,唯一的一个就是我为了救你的命,在慌乱之下杀了已经发疯的玉罗绮。”
  “其实不用十点,只需要一个事实就够了。”萧邦道,“这场浩大的寻宝活动,你一直都跟着我,而且岑献武、张耳东、张继祖这些强人,居然很有耐心地让你跟,于情于理,根本不通。”
  “就允许你们男人寻宝,而不允许我们女人寻宝?”刘素筠道,“我承认我也在寻宝,不过不是上头那些冰冷的金银珠宝,而是你,你才是我的宝——以前我不小心把你弄丢了,现在我要找回来,这才是事实和证据,也是答案。”
  萧邦突然闭上了嘴。
  石室内一时陷入沉寂。
  “你说了十点,我也说一点。”良久,刘素筠柔声道,“这一切,无论你怎么想,怎么猜测,但结果都是为了你和豆豆,这一点天地作证、日月可鉴!”
  “你终于承认了?”萧邦问。
  “承不承认,都是一样。”刘素筠道,“我一个女人,要那么多宝藏干什么?不为了丈夫和女儿,我又何必将生死置之度外,跟着你们这些强人冒险?!”
  “可是,豆豆如果知道她妈妈是你这种人,她有再多的财富都不会快乐。”萧邦道,“而且,我早已不是你的丈夫。现在的情况是:一个跨国犯罪集团的首领,正在同一名中国警探作最后的对话。”
  “我是跨国犯罪集团的首领?”刘素筠笑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说得更准确些,你才是真正的神刀社社长。”萧邦冷然道。
  “如果我没记错,你好像已认证了好几个神刀社社长。”刘素筠笑道,“难道张继祖不是?”
  “张继祖以前是,但后来就不是了。”萧邦道,“张继祖后来的任务是盯住郑和宝藏,从德恒大师那里获知林道乾宝藏藏处,然后再杀死德恒,因为德恒大师是丹霞寺唯一知道郑和宝藏的人,决不能留他性命。”
  “哦,”刘素筠笑道,“那岑献武又是怎么回事?如果他知道我是神刀社社长,还不把我先杀了?”
  “岑献武当然不知道。”萧邦道,“岑献武一直认为张继祖才是社长,而你则是他将国宝销往海外的总代理,他不能得罪你;所谓‘三地四国的现代海盗’,不过是你这个完美谋划中的棋子,只有你这个棋手才知道如何摆布,如何才能让马踩车、炮打车,因为你才是最大的现代海盗!”
  “哦,我的头衔越来越多了。”刘素筠笑得更甜了,“我怎么又成了总代理、棋手和大海盗?”
  “因为你控制了文物走私的地下资源和国际资源。”萧邦道,“阮凌霄走私文物,只是冰山一角;而你这个神刀社的幕后主人,秘密操控全局,让一环一环的计谋像诅咒一样附在每个参与者的身上,使他们自相残杀,你却坐收渔利。这样,你就可以独吞巨额宝藏!”
  “阿邦,你是越说越玄乎了。”刘素筠咯咯笑道,“你干脆封我为女王得了,免得一会儿就变一种不伦不类的称呼。”
  “你事实上就是女王。”萧邦冷笑,“如果不是女王,岂能让这么多寻宝高手一一倒下,而你却连个指头都不用动?”
  刘素筠突然不说话,也不笑了。她站了起来,在手电的余光里伸展了一下身体。
  萧邦看见,以前同床共枕的前妻,哪有中毒的迹象?此时的她,就如同刚刚睡了十个小时的武士,浑身充满活力。
  “萧邦,事已至此,你我还活着,已算万幸,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刘素筠缓缓地道,“我是女王也好,国际文物犯罪集团首领也好,神刀社社长也好,现代大海盗也好,跟你都没有关系。因为,在你的面前,我只有一种身份:你的妻子兼豆豆的妈妈。”
  她突然提高了声音:“无论我对别人怎么样,可我对你从未变过心。不像你,见了年轻漂亮的林妹妹,就见异思迁!刚才你讲的这些,我不反驳你,就当你的合理想象好了。但有一点,我绝不能容忍!”
  “哪一点?”萧邦问。
  “当你看见你的林妹妹横尸当场时,你就迫不及待地与我翻脸,一秒钟都不能等了!”刘素筠冷笑,“你既然早就怀疑我,为何不早指出来?偏偏等到这个时候才挖空心思诬蔑我?因为只有一个原因:你的新欢死了,你要拿我出气!”
  “我承认我爱她。”萧邦眼含热泪,“她像清泉一样透明,她如鲜花一样灿烂,她没有伤害过谁,也没有巧取豪夺之心……你设计的阴谋使这些寻宝的人一一死去,我无话可说,因为他们大都罪有应得。但对一姝,你这样做,简直禽兽不如、天理难容!”
  “从小我就有个习惯。”刘素筠扬起漂亮的下巴,“凡是我喜欢的东西,没有人可以抢走!如果我也得不到,我就先杀了抢走它的人,再毁了它!”
  “你可以杀了我。”萧邦道,“但有一点,宝藏,三处宝藏,你一丁点儿都拿不走!”
  “笑话!”刘素筠道,“实话告诉你,紫小雪已经探得东北出口的通道,就是董胖子当年被关押的那个地方,也是林道乾当年离开此岛关闭机关的地方。你做梦也不会想到,就在此岛东北方向的海面,已经停靠了外籍船只,只要我一声令下,我们的人就会来装船。萧大警探,你既然当面伤我,别怪我翻脸无情!”
  萧邦闭上了嘴巴。
  “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刘素筠负起了手,俨然像一个权倾天下的女王,“第一条,就是跟我走,到海外去过神仙日子——等我们上船后,我亲自去接豆豆,然后我们一家三口永不回国;第二条,就是我让柳静茹将毒箭插在你喜新厌旧的心上。时间不多,你自己选择吧。”
  萧邦沉默。
  “柳静茹。”刘素筠喊了一声。
  “在。”柳静茹在狭窄通道后应道。
  “准备好了吗?”刘素筠道。
  “好了。”柳静茹手里捏着支箭。正是那见血封喉的毒箭。
  “林芳华呢?”刘素筠问。
  “还在上面。”柳静茹答道,“遵照您的吩咐,已经请她坐在那‘宝中之宝’上。另外,我将她的手绑在铁锁上,免得她乱动。”
  “很好。”刘素筠冷冷地道,“我要她亲眼看着我们的人将她祖上的宝藏一箱一箱地搬走,让她记住今天的每一个细节——咱们干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能没有人去传播。”
  “明白。”柳静茹道。
  “萧先生,”刘素筠再次对萧邦道,“最后一次问你,选一还是选二?”
  萧邦还是沉默。
  “他选三。”突然,石室里一个声音说。
  三人均大吃一惊。
  只见“已死”的林一姝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打亮了手电。
  “你们刚才的精彩对话我全部都听到了。”一姝甜甜地笑道,“甚至,玉罗绮在上头行凶,我在石阶上都看到了,真是精彩无比。”
  萧邦眼里突然有了亮色,不由得精神一振。
  刘素筠呆立当场。这是她万没料到的事。
  “你们都当我傻。”一姝笑吟吟地道,“其实,你们会装,我也会装。跟你们这些天天演戏的人在一起混,再笨也会演了,而且演得绝不比你们差!”
  “一姝……”萧邦终于开口,“玉罗绮不是让你‘睡觉’了吗?”
  “萧大哥别急,请听我慢慢讲。”一姝道,“是的,你让我们到第一个溶洞后,我们开头闲聊了很久,我就感觉刘素筠坐立不安。后来,紫小雪把她领走了,就剩我与玉罗绮。这玉罗绮害过萧大哥,我一直提防她。我跟她聊了会儿天,她问我渴不渴,我说渴,她就递过来一小瓶已经开了封的矿泉水给我,并说只许喝两小口,因为整个寻宝队伍就她藏了半瓶水。我疑心她在水里下了药,就喝了一小口,表面往下咽,实际上吐进了衣领里。幸好洞里没光线,她没听到声音,自然不疑。为试探她是不是想加害于我,我便跟她闲聊了几句,渐渐就不说话了,最后干脆倒在地上装睡。她连叫了我几声,不见答应,又来摇我。我屏住呼吸。她才哼了一声,打亮手电,起身向这边走来。我待她走远,才慢慢跟上来。等我进了这间石屋,才发现董胖子也倒了,大概是玉罗绮骗他把水喝下了吧。于是我从石阶上悄悄爬上去,就看到了后来的一幕。”
  “这个该死的玉罗绮!”刘素筠咬牙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素筠,你作恶太多,该收手了。”萧邦道,“难道你一定要让豆豆失去妈妈吗?”
  “闭嘴!”刘素筠狞笑道,“你这个负心汉,今天我就让你同你的林妹妹做一对死鸳鸯!”
  “你得不到宝藏。”萧邦高声道,“跟你说实话,你们那条船,进不来,这片海域已经被中国海军封锁了。”
  “你说什么?”刘素筠嘶声道,“不可能!不可能!”
  “素筠,该醒醒了。”萧邦喊道,“不但林道乾宝藏,就连郑和宝藏和‘阿波丸号’宝藏,你们也别想带走哪怕是一粒金子。”
  “你胡说!”刘素筠一把抓住了萧邦的脖子。
  萧邦被捏得咳嗽了一声,但还是说道:“……你们那两条船,一直带着宝藏……你以为我不知道?”
  “你知道?”刘素筠大骇,赶紧松开了手,“你说,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明知要经过飞鹰礁,怎么会傻到将宝物直接放在货舱里?”萧邦道,“一路上,我见你们两条船开得十分小心,航行缓慢,刚开始我还以为你们担心船触礁,后来才知道,你们是将两处宝藏密封装箱,放在船下的深水中拖带,而且一直有水下仪器监视。张继祖与我在船舱聊天时,不时掏出一个东西察看,就是在时刻关注水下潜行的宝藏。”
  刘素筠张了张嘴,终于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李鸣镝?”
  “我当然告诉他了。”萧邦道,“我与他在船上聊天,看似聊些家常,但其间包含了我们在特种部队训练时所用的暗语。就连要把豆豆接到岛上,都说好了,只是为了不引起你们的怀疑,才故意去而复返。”
  “你别骗我了!”刘素筠嘶声道,“就算那两批宝藏放在船下拖带,但这两条船已经沉在海里了,你们去找吧!”
  “不用找,就在那所谓的‘海上城池’之内。”萧邦道,“本来我不想说,盼你将来能够立功赎罪,但你一定要我将所有的事情都捅破,我就告诉你吧:你们假借‘池潢不敢顾’这句诗,编造了那个类似城墙的石礁区域有奇异现象,去了三拨人都没有回来。实际上,你们是派这三拨人将两艘渔船下拖带的宝藏暗地里运往那片礁石区,并派枯荣大师负责看守。”
  刘素筠呆立半晌,颓然向后靠去。柳静茹及时扶住了她。
  “这么说,你们的人已经包围了这里?”她凄然道,“到底是我的谋划完美,还是你的谋划完美?”
  “素筠,我们没有赢家……”萧邦叹道,“我们毕竟……”
  “竟”字尚未出口,但见刘素筠飞快地夺过柳静茹手里的箭,刺向萧邦咽喉。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一闪。刘素筠的箭扎进了一姝的右肩……
  一姝倒在萧邦的怀里。
  萧邦坐在地上,痛心疾呼:“一姝……”
  “萧大哥,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宝……就是你……”一姝拼命地挤出一句话,黑气便爬上了她的脸。
  萧邦悲愤至极,将一姝轻放地上,挣扎着站起来,双眼喷火,瞪着刘素筠:“……你好狠毒……”
  “阿邦……我的至爱……”刘素筠拼命地挤出一丝笑,“……本想和你一起走,但只能等来世了……”
  刘素筠的身体倒了下去。她的嘴里,开始涌出白沫。
  “素筠……”萧邦心如刀绞,“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一失足成……”刘素筠没有说完这句话,就已停止了呼吸。但她的眼睛,仍然死死地盯着萧邦。
  “柳静茹!”萧邦喊道。
  但柳静茹就在刘素筠倒下时,也跟着倒下了。
  她的嘴里,也淌出了白沫。
  萧邦看着眼前几乎同时惨死的三个女人,胸中涌动着由悲愤、懊悔和绝望交织的复杂情感。尤其是刘素筠死前盯着他的眼睛,虽然再无神采,但萧邦知道,它死于刘素筠的身体,却将在他的记忆中永远存活。
  而一姝,用她年轻美丽的身体给了他一次新生。
  “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宝……就是你……”这句话,将永远铸入他的灵魂。
  刘素筠寻宝,寻到了一条不归路;林一姝寻宝,寻到了爱情;而自己呢?经历了九死一生、伤肝裂肺之后,究竟找到了什么?
  萧邦无法回答自己。
  萧邦终于在有点力气之后,爬起来上了石阶,走到铁塔前,解开了林芳华的绳索,扶她下到石室。一姝的尸体已经溃烂。一个美丽的躯体,很快化成了黑水。
  林芳华没有流泪。她郑重地把铁塔内的资料交给萧邦,只说了句:“谢谢你,萧邦。”
  萧邦通过地道,扶林芳华到了海边。那里,已停靠了几艘登陆艇。
  看着萧邦扶着林芳华疲惫地走过来,李鸣镝向他们敬了一个军礼。
  “老领导,赶紧上艇吧。”李鸣镝说,“在我的办公室,有位客人正在等你。”
  萧邦下艇上礁。士兵把林芳华安排到休息室。萧邦径自走进李鸣镝的办公室,就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老首长。一个是枯荣大师。
  “老首长……”萧邦呆了一呆,觉得喉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想起宁海强,他觉得无法面对老上级。
  “萧邦,辛苦了。”老首长拍拍他的肩膀,“海强是个好男儿,你不必自责。”
  “枯荣大师……也在这里?”萧邦向他打个了招呼。
  既然枯荣大师在这里,那么,另外两处宝藏已经安然。
  “萧邦,枯荣大师是我的故交。”老首长道,“我说过,你只是孤身冲锋在前,但不可能只让你一个人去战斗。”
  “我明白了。”萧邦向枯荣敬了一个礼。
  “阿弥陀佛,萧施主辛苦。”枯荣道,“贫僧既然完成老友之托,现在也该到丹霞寺处理后事了。”
  枯荣走了。室内很安静。
  萧邦沉默。老首长亲自为他点了根烟。萧邦深吸几口,向老首长汇报了情况,并将铁塔内的资料放在老首长面前。
  老首长看罢,感叹道:“林道乾虽沦为海盗,却有报国之心,真可谓是‘小民夙愿,大国情怀’了,当真让人佩服”。
  萧邦点首称是。
  “你做得很好,萧邦。”老首长道,“素筠的事,枯荣大师也给我讲了……素筠是素筠,你是你。有些事,非人力可为。就如这林道乾,一世雄杰,却客死他乡。他留下的这些东西,现在已经过时,但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有极重大的借鉴和启示。就在我们脚下的这片海域,现在是风云四起,国际神经绷得很紧。想当年郑和路过此地时,此处不过是他补给暂歇之地,而今却成了海防前哨……”
  “依老首长看,南海会不会发生战争?”萧邦小心地问。
  “枪弹之争,不易发生,但战争无处不在。”老首长站起身来,望着窗外的大海,“你刚刚就经历了一场战争。林道乾当年的理想,就是打通海上商贸,以海上力量保护贸易,促进全球化进程。他的这个宏愿,在四百年后,邓公邓小平实现了。但未来的世界,形势更加复杂。随着陆地资源的短缺,海洋之争在所难免。中国不会无视海洋,必将开启新的海洋时代!”
  “是!”
  “萧邦,此次任务你已经完成,可以带着豆豆看看海景,我再安排船送你回大陆。”老首长道,“对于三处宝藏的发掘以及善后之事,将由相关人员秘密处理,你也要保密,不必对任何人提起。至于林芳华女士,我们将安排她回国,并按规定予以奖励。”
  “谢谢老首长。”萧邦道,“看来,你是早就到这里了。”
  “比你先到一天。”老道长有些动情地看着他,“萧邦,寻访海盗王宝藏,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任务。以后,你要善自珍重。”
  “老首长……”萧邦一时不知说什么。
  “其实在这次任务下达之前,我就到了退休年龄。”老首长道,“但这次任务非同小可,是我主动向上级请缨,上级批准了我善后此事后就退休。国家宝藏完璧归国,也算是一个圆满的句号。只是……让你在情感上遭受重创,我心里也很难过。”
  萧邦心头一片茫然。
  “豆豆很喜欢我。”老首长沟壑纵横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失去一个儿子,却得了一个孙女,是我老头子之福啊。”
  萧邦将手伸出去,紧紧地握住了老首长的手。
  “老首长……素筠虽然死了,但神刀社并没有瓦解,我该如何办?”萧邦问。
  “世界上没有‘神刀社’,只有邪恶与犯罪。”老首长郑重地说,“正义与邪恶永远对立,就像黑暗与光明永远存在。你只须尽到自己的本分,又何必在乎一个犯罪组织的代号?”
  萧邦心头一动。他细细咀嚼着老首长的话,顿觉心中明亮起来。
  飞鹰礁。晴天。
  碧蓝的大海一直铺向天边。海上无风。不见船只。
  豆豆拉着爸爸的手,在部队操场外的蕉树下散步。
  “爸爸,下午我们就回北京吗?”豆豆扬起脸,“叔叔们给我收集了一大包贝壳,回去后我会送给同学们的。”
  “好。”萧邦俯身亲她的脸蛋。
  “爸爸,真的是轮船沉了,妈妈掉进海里了吗?”豆豆睫毛闪动,小心翼翼地问。
  “是的。”萧邦不敢看女儿的眼睛。他将目光投向远方。
  他现在只能对豆豆撒谎。
  或许,在豆豆长大后的某一天,他会告诉她整个事件的真相;或许,他永远也不会告诉她。
  但真相是什么?刘素筠为何从一个刁蛮的少女成长为一个国际犯罪集团的首领?这或许将成为一个永远的谜——人对人的了解真的很难,不要说了解曾经同床共枕的女人,就是了解自己,都极不容易。
  或许,生活永远没有真相。
  生活就像海洋。我们所知道的真相,不过是突出海平面的礁石,恰好撞入眼帘而已。
  (全文完)
  2010年6月完稿于北京

温馨提示:按← →前后翻页,按↑ ↓上下滚动, 按回车键:返回目录